一個喪偶的男人,在喪禮上,笑臉盈盈的招待來訪的親友,
弄得親友不知如何是好,很尷尬想安慰他。
他好像很樂的樣子,不安慰他嘛!那來做什麼呢?
甚至有的親友心中有點氣憤的想著:
「人是不是給他暗算做掉的啊?」
但沒人去問這個喪偶的男人終於出殯的日子來了,
女方的家長實在按耐不住了,在靈堂上破口咒罵這個男人。
相處的二十年老婆死了還笑得出來,是不是有什麼內情呢?
只見他默默的聽著,不做任何回應,直到罵完了,
眾人眼睛全都看著他,等他的反應,
他才說:「謝謝指正。」
哇咧!他的臉還是笑笑的,女方的家長差點沒氣昏過去,
就衝向他面前去,一手揪住了他胸前的衣領,
揮拳就打下去了,這個男還是笑笑的。
但嘴角己是流出一條血河的了,
這時反而是女方的家長心中一陣寒慓。
自覺性的害怕了難道這個人己瘋了嗎?
喪事就在一場鬧劇中渡過了,
當天夜晚女方的家長擔心早上的舉動是否不當,
偷偷的折回偷看這個男人,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只見他抱著亡妻的照片呆坐在客廳中一個小時、二個小時、
三個小時連動都沒動,也沒出聲音的,
女方的家長不出什麼異常的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女方的家長又去看了,誰知只見他還是呆坐在那裡,
抱著亡妻的照片,這下女方的家長心急了,
怎麼說也是二十年的半子,至少關心一下,就敲了門進去了。
「門沒鎖的。」他頭也不回一下,續繼抱著照片。
女方的家長問:「你怎麼了啊!」
這個男人說:「我一生都在忙東忙西的,自認為是為了她好,
為她在打拼,她的埋怨我都不曾理會,從沒好好的聽她說一句話,
直到最後她病得很重時她向我說一句話:『你可以聽我一句話嗎?』
我為了讓她高興,我說:「我一定聽。」
她說:「我知你是愛我的,我也愛你,我要是死了,
你一定會哭的,但我不要看見聽見你哭好嗎?
你要笑笑的幫我把後事辨好,你一生都沒答應我什麼,
就這一次好嗎?」
他說完眼中有淚光,但淚水郤不掉出來而是往肚子裡流,
因為他答應了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我一定聽。

創作者介紹

★☆╮孤單〃冷空氣╭☆★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