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好久...
沒有貼個文章了吼...
來貼貼吧!!
嘻嘻!!


名稱:   肋骨

“上帝拿了亞當身上的一根肋骨創造了夏娃”

在寒冷的冬至中這句話無形的從隔壁班教室飄進了我耳中

「我生命中的那一半是從我肋骨來的嗎…?」 我納悶

陷入了思考期的我開始對周遭不聞不問.

突然, 一陣刺痛從背後經由中樞神經傳達到我的腦部.

「老師在叫你了」

我抬頭看見一堆好奇的眼光, 一個有殺氣的眼神, 和一堆在黑板上的外星文

「林浩文, 這句子你翻譯」

我呆, 我又不是外星人怎麼翻譯外星文.

「老師, 這是土星文還水星文…阿?」 只好以裝白痴的心態混過去

「這是英文!」我感受到了濃郁的殺氣, 但同學的竊笑鼓勵了我

「老師, 我是地球人不會外星文ㄟ…」

已經沒有人可以忍住笑了.

「給我到後面去罰站」

我應了, 走到後面開始了我的處罰, 然而在一次我陷入了思考

「我的肋骨會在哪裡呢?」


“鐺鐺鐺鐺鐺鐺” 下課了

「浩…你剛耍什麼白痴」

「沒啊…那些東西就真的很像外星文啊」

「隨便你啦, 反正你就耍白痴最強」

「ㄏ, 不要這樣說啦..要不要去吃冰」

「現在十二度ㄟ…」

「妳不覺得在很冷的天氣吃冰很好玩嗎? 身體會由內到外的發抖」

「笑ㄟ」

「好吧, 那火鍋呢?」

「恩, 好」

「可是妳吃火鍋會不會溶化啊」

「阿…?」

「你不是李雲雪, 又雲又雪,吃熱的會不會溶化」

「先生…現在十二度, 不用耍冷」

「ㄏ…好啦, 先把這一節課上完吧」

火鍋店, 人聲沸騰.

外面寒冷的十二度似已成幻.

「好熱…好像快溶化了…」

「我就說你會溶化吧!」

「點餐啦!」

沸騰的火鍋, 煮熟的肉, 沒人碰的青菜, 我的肋骨在哪裡

「浩,在發啥呆啊」

「沒啊…ㄟ你知道我的肋骨在哪裡嗎?」

「把手舉起來, 放到肚子上, 往上摸, 有沒有感覺到一根硬硬的東西」

「有ㄟ..這是什麼啊?」

「你的肋骨」

「是喔…那亞當當初一定很痛…」

「阿?」

「上帝不是拿走了亞當一根肋骨創造了夏娃」

「神經病…吃火鍋啦」

飯後, 街上

體內的熱度化解了周圍的寒冷, 腦袋的煩惱還是一樣, 我的肋骨會在哪裡

「浩, 要不要去看我乾哥」

「好啊, 我也好久沒看到他了.」

「最近都是亞青姊在照顧他」

「他還沒康復嗎?」

「後天要帶他去看醫生」

「喔」

當初我姐過世時, 在床邊的正是小雪的乾哥.

他, 坐在床邊, 像錄音機一樣說著 “我願意”

已經過了一個月了, 他的情況卻沒進步多少.

一樣的沉默, 懷裡抱著同一本書.

根本沒有開始過就結束的愛戀大概真的比有始有終的戀情還要傷人.

走上樓梯, 他躺在床上, 看著一本書的最後一頁, 換來無比悲傷的一頁

「你們又來看他了啊」

「對啊, 亞青姐, 哥今天有沒有好一點」

「還不是要我餵他他才會吃東西, 原本他還欠我一頓飯說, 現在卻變成我天天餵他吃飯」

「浩文, 怎你好像都沒受影響」 亞青姐用一種質問的眼神看著我

「嗄…還好啦」

「什麼叫還好, 死的是你姐ㄟ」

「喔…但時間不會為我而停, 我只好放棄悲傷的權利」

「放棄悲傷的權利…說的這麼好聽, 你以為你是誰啊?」

「我是林浩文」

「浩, 耍白痴也要看時間」

小雪的一句話中止亞青姐的攻勢.

一陣難過的沉默, 沉默中每個人都思考著不同的事.

我對我姐的逝世並不能說一點遺憾都沒, 我想我是那種以歡笑帶過悲傷的人吧, 不管心情如何,一切都已笑容當做我的表情.

「羽燕…為什麼要走…」

一陣哭號從房裡傳來, 打斷了每個人的思緒, 他講話了,

接著是一連串的哭聲.

他放鬆了, 體內的悲憤終於流出來了.

「哥…」

「讓他哭, 哭完了就好了」

沉默的背景音樂是哭聲, 哭聲所透露的是寂寞與無助.

“斷腸人在天涯邊” 這句話大慨是只有他懂吧.


回到了家, 開始做功課, 高二的功課真不是人做的. 還好在一個拜就要放寒假了, 雖然有放等於沒放.

有時候命運還真是好玩, 姐住院時照顧她的竟然是雲雪的乾哥. 雖然姐的因緣沒了但希望我能跟雲雪譜出一段完美的戀曲. 她會是我的肋骨
嗎?


早晨, 學校.

「浩, 今天要考英文ㄟ…」

「嗄…是喔…那就請妳幫忙摟, 俗話說團結就是力量, 大家一同創造美好分數」

「去你的, 作弊去找其他人」

「別這麼說啦, 俗話說..」

「遠親不如近鄰是不是?」

「對啊, 所以拜託啦」

「不要, 今天自己想辦法」

「那我幫你好了」 突然有人插了近來

「ㄟˊ, 真的嗎?」

「恩, 不過有條件」

「啥?」

「俗話說, 泡馬子要先刺探兵情.」

「所以你要我幫啥?」

「我要你幫我多打聽有關周文茹」

「包我身上」



考試, 英文, 傳說中的外星文

雖然抄得很有把握, 但對幾題就沒多少把握了.

考完了, 輕鬆了, 該打聽情報了.

周文茹, 三年級, 身高一七零, 體重八十

擔任空手道社主將, 曾獲青年盃冠軍

參加高中聯運並獲鉛球, 鐵餅投擲冠軍

人稱, 航空母艦



「我說, 劉大哥, 你確定是周文茹?」

「對啊, 你找到資料了?」

「有, 順便附贈照片一張」

「#^* 你說她是周文茹?」

「對啊」

「我說的是這個, 照片在這」

「大哥, 這是周文茹的妹妹, 周文馨, 搞清楚一點」

「喔喔, 那就拜託你摟.」

「恩」

再看到她照片的瞬間, 我的心停了三秒. 她是如此可愛. 如果能認識她大慨此生無憾.

她有可能是我的肋骨嗎?


周文馨, 一年級, 身高一六五, 體重五十

曾獲多樣寫作獎, 從小體弱多病.

追求人不勝枚舉

「劉大哥, 你要的東西在這裡」


「謝啦,以後英文絕對罩你」

當然, 遇到如此心動的女孩,一定會有私藏資料,畢竟,要追女孩是要有充足的準備

從她家住址到她父母從事什麼事業我都一清二楚. 再來就是觀察她日常作息了.

沒想到我盡爲一個女孩如此傾心.

那天冒險走到她教室, 我再一次看到了她.

她,一頭中長髮, 令人憐愛的眼神, 攝魂的雙唇, 恰到好處的身材, 實在是每個人的夢中情人.

如果能擁她入懷, 此生無憾

每天腦海中都是她的倩影, 她的一頻一笑已在我腦中生根, 揮之不去.

每天看她已是例行公事, 我以被捲入了愛情的漩渦, 越陷越深.

當然她的追求者從一到三年級都有, 她身邊也一定會有一些比較近的嫌雜人物.

其中最麻煩的大概是一個白面書生, 他們兩個關係親密, 好想已是互相喜歡.

我大慨是沒機會了吧.

「林浩文!」

「阿?」

「那是什麼態度, 上課發呆, 老師叫你又不好好應! 我問你, 哪隻狗用兩隻腳走路?」

「史努比」

「我再問, 哪隻貓用兩隻腳走路?」

「加菲貓」

「我再問,哪隻豬用兩隻腳走路?」

「吳老師您啊!」

「好, 算你狠…我再..」

「報告!」

一個優美的聲音, 打斷了我和老師的 “鬥智”. 盡然是她, 沒想到盡然被她看到我在和老師吵架, 我真得沒希望了.

「喔, 文馨啊, 有事嗎?」

「那個, 教務處成組長找林浩文學長」

「林浩文, 去教務處給成組長罵吧」

阿勒, 看我被罵這麼爽喔…真是的, 不過我到底做了什麼事…?


走到教務處的路上, 一路由文馨相陪, 我當然不回錯過這個機會

「學妹妳叫什麼名字啊~」

「學長, 不用裝傻啦, 你不是都已經調查過我的資料了嗎?」


不會吧, 她知道了.

「ㄜ..妳知道了?」

「對啊, 受到學長您的愛載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呢!」

「喔..是喔..」

「恩, 事實上, 剛開學的時候學長就吸引到我的目光了喔」

?!真看不出來她是會說這種話的女孩, 不過這代表我要告別單身了!

我豁出去了

「那學妹, 要不要跟我交往呢?」

「嗄..這.. 教務處到了啦」

雖沒聽到她的答覆, 但她緋紅的臉頰透露了一切.

「報告, 請問成組長在嗎?」

「喔, 浩文來一下」

「浩文, 我要你老實說, 阿房宮是不是你燒的」

「ㄜ…組長, 有話直說啦, 不要耍白, 很冷」

「喔喔, 真是的, 真希望我也能講出好笑的話…」

「不會找我就爲了聽你講笑話吧…」

「當然不是, 是關於你家的事」

「我家, 怎了?」

「怎麼說勒…燒起來了」

「什麼…?!?!?! 組長, 這個真的不好笑喔」

「是不好笑, 因為是真的」

「是嗎..那還有事嗎?」

「沒了, 就通知你一下, 不要太難過, 需要的話可以來我家住」

「恩, 謝謝組長, 我先回去了」

老姐死了, 房子又被燒, 還好老媽在國外不然一定會精神崩潰

「學長, 怎麼了?」

「妳還在喔?」

「恩..你怎麼看起還了無生氣的樣子」

「沒什麼啦, 只是要找地方住而已.」

「喔…那個…如果..你想的話..兩個禮拜後..可以來我家住…我父母那時候出國.」

「講話講那麼小聲, 是希望我聽見還是聽不見啊」

「當然是.聽見」

「嗄? 我聽不到」

「討厭.」

她害羞的樣子真是可愛啊…



班上, 已過了一節課, 換成了訴說生命奧妙的自然老師, 台下在混的還是在混, 在讀書的還是在讀書.

「浩文, 你回來了啊?」

「恩」

「我們現在在講課本第五十一頁」

「喔, 好」

雖然老師說的興致高昂, 但我一句話都聽不進去.

現在大慨也只有先找地方住

「浩, 剛組長叫你做什麼啊?」

「沒什麼啦, 小雪, 妳家可不可以讓我暫時住幾個禮拜」

「嗄, 因該沒問題吧, 你可以跟我乾哥住, 他因該不會在乎」

「恩, 好, 謝謝」

我再度回到沉思期, 我因該到文馨家住嗎? 還是我因該就住在小雪那邊? 小雪和文馨到底那個是我的肋骨呢?

我的思想, 徘徊於這三個不同的問題, 只是, 這些都是沒有解答的問題, 只有等時間的到來才能做出完美的抉擇.



晚上, 小雪乾哥家, 落寞的我, 悲傷的他, 構造了一段談話

「你是小雪的同學?」

「恩」

「羽燕的弟弟?」

「恩」

「你喜歡小雪嗎?」

「我不確定」

「為什麼」

「我不知道 我只希望我能盡快找到我的肋骨」

「你的肋骨?」

「恩, 上帝拿了亞當的肋骨創造了夏娃, 他生命中的另一半」

「是嗎…你怎麼知道誰是你的肋骨呢?」

「…我也不知道, 時間到了就知道了吧…」

「恩..你跟你姐感情好嗎?」

「不錯啊」

「我想她..」

「我也是….你們也沒認識多久, 你幹麼這麼難過」

「你們認識了這麼久,你怎麼都不難過」

翌日, 往學校的路上, 不同的路, 相同的人, 未知的心情.

「浩, 昨天睡的還好嗎?」

「不錯啊」

「恩, 今天考試你讀了嗎?」

「嗄? 考試?」

「自己加油吧!」

「不要這樣啦~」

「求我啊」

「怎求?」

「自己想摟…女人最喜歡別人讚美她了」

「李雲雪, 全世界最..(以下三千字刪)這樣夠了吧」

「差不多了, 足以讓你知道科目是英文」

「去, 我有人罩」

「最好是, 我聽說劉大哥不爽你把到周文馨?, 你還指望他幫你?」

「什麼把到周文馨?」

「還不承認喔, 你看, 校門口是誰對你招手」

是文馨, 一大早的她, 少了上學後的疲態, 看起來神采奕奕, 令人著迷.

「我先走了, 你自己看著辦」

不知為什麼, 小雪語氣透露了一點不滿, 但我也沒多想

「早啊, 一早就站在門口等誰啊」

「等你」

她害羞的樣子令人想要抱著她, 緋紅的臉頰配上白淨的皮膚, 半長的秀髮, 使她看來更令人憐愛

「走吧」

自然的牽起了她的手, 並肩走向校園

「學長…剛剛跟你走在一起的是你誰啊」

「小雪, 她乾哥算是我姐姐的男朋友, 所以就自然認識了」

「你有姐姐?」

「一個月前有」

「什麼意思?」

「車禍, 死了」

「喔…那個, 今天午餐你要來我班上跟我一起吃嗎?」

「好啊」

「那我先去教室摟」

「這麼早去幹啥」

「打掃啊」

「你們真的有在掃喔」

「恩啊」

「…我陪妳, 好嗎?」

「你不用掃嗎?」

「有些事可以不用作, 妳到三年級就知道了」

「不好吧, 你還是去好了」

「去了也不會掃, 乾脆留在這裡」

「那就陪我聊天吧」

「恩..對了, 你英文好不好?」


「還好ㄟ…幹麼?」

「我等等要考試, 幫我補強阿~」

「我才二年級ㄟ, 三年級的東西我都不懂…」

「喔, 好吧」

「文馨!早」

一陣叫喊打斷了我們的談話, 是常在她身邊徘徊的白面書生

「早啊」

我雖然有點不爽他叫文馨叫得那麼親密, 但礙於文馨, 不能發作

「文馨, 他誰啊」

「他是…是..我」

「男朋友」

「喔, 那我先走摟」

「學長, 你真的要我當你女朋友嗎?」

「為什麼不要?」

「真的喔…不可以反悔喔」

她臉上的笑容, 和眉宇間的喜悅讓人說不出 “不”, 我感覺到她是那麼令人憐愛, 使我願意不記一切的保護她.

「不反悔」

「林浩文, 你在那裡幹麼? 你不用打掃嗎, 花時間在這裡泡妞」

「江主任好, 做人不要那麼計較啦~ 年輕就因該多享受~」

「少給我廢話那麼多, 回去你班上」

「是是是…文馨, 我先走摟, 晚點再來找妳..拜」

「恩..等等見」

「林浩文, 快回班上」

「是, 江主任, 一早就動怒對身體不好」

語畢, 便珊珊走回班上. 心裡的愉悅填滿了我, 我已覺得我是最幸福的人, 使我忘了任何傷心難過的事, 直到我發現了劉大哥的狠毒目光

「劉大哥早啊」

「去你的」

「一大早不要這麼衝啦~」

「你再說一句話看看」

座位上, 思考著種種不同的事, 雖然有對不起劉大哥, 但是木已成舟, 如果他沒辦法接受, 那就真的沒辦法了

「浩, 你在發什麼呆啊, 還在想剛剛的約會喔, 我看你考試怎麼辦」

「考試…小雪幫幫我啦, 我請你吃午餐」

「才一餐?」

「加晚餐」

「好吧」

「就知道妳對我最好了」

「貧嘴」

「同學, 安靜, 早自習」

兩人的談話被班導打斷了, 我們班的班導可說是一位傳奇人物, 話不多, 行蹤難以掌握, 但是需要的時候又會突然出現, 算是本校七大傳奇之一.

看著課本上的外星文, 想著不同的事, 不同的人. 回想著最近的種種, 有種不可思議的夢幻. 但是, 現在打到我的紙球是真實的. 打開看到的是斗大的六個字 “放學後操場見” 不用想也知道是劉大哥, 只是搞不懂他幹麼要等到放學後, 又為什麼這麼不爽

中午, 午餐時間, 慢慢走到文馨的班級

「文馨, 妳男朋友來找你了~」

一走到門口就聽的她朋友的嘻笑聲, 看著文馨發紅的臉, 我一笑至之

「好久不見啊~」

「哪有, 明明早上才看過」

「是喔…那好像沒看到我也沒關係厚~」

「好像ㄟ..」

「這麼無情…小心我哭喔..」

「廢話不要那麼多…我們去吃飯吧」

「去哪?」

「池塘旁?」

「好」

慢慢的走向學校的人工池塘, 說穿了, 也不過就是一個大洞裡面加了水和幾條魚

是學校內比較偏僻的地方, 當然也事情侶約會的聖地

「學長你吃什麼啊」

「牛肉麵」

「嗄? 學校哪裡有在賣那種東西」

「當然沒有, 是訂的」

「校規不是說不能嗎?」

「我不記的, 人到了三年級就會忘掉很多事~」

「是喔…哪一家的牛肉麵」

「學校右手邊的」

「給我吃一點好不好~」

「求我啊」

「求你啦」

「求誰」

「你啊」

「要說, 最帥, 最偉大, 又最貼心的林浩文」

「最帥, 最偉大, 又最貼心的林浩文, 可不可以給我吃一點牛肉麵」

原來被人讚美這麼爽, 難怪小雪都要我這樣求她

「好啦, 給你吃一點」

看著吃著牛肉麵的她, 被熱氣燻紅的臉, 使我不經意的靠近了她, 右手下意識的摟著她的肩, 她抬頭看了看, 只是柔順的配合著我, 並把頭
靠在我身上, 髮絲上的香味順著風一起飄進我的鼻腔, 摟著她, 看著她, 沉醉於戀愛的微風中, 我發現, 我已漸漸無法自拔.

「學長..」

「嗄?」

「我在想我因該叫你什麼啊」

「什麼意思」

「人家都是你女朋友了, 總不能一直叫你學長吧」

「為什麼不能」

「因為感覺不夠親啊」

「那你想叫我什麼」

「小文」

「阿勒…想太多」

「你不喜歡?」

在妳瞳孔之中, 還有誰能不贊同妳, 我相信沒有

「不是啦..只能私下叫喔」

「好吧…那平常呢?」

「浩文, 或學長」

「好吧」

「小文~」

「嗄?」

「今天下午要一起走嗎?」

「今天下午有點事ㄟ, 不然妳先來我教室, 我們在決定」

「恩, 好, 要準備回教室了吧… 快開始上課了」

「恩」

握著她的手, 慢慢的走回剝奪人性的教室, 準備繼續體驗慘無人道的課程, 和無趣至極的老師.
但在我身邊的她卻給了我一種無形的使命感.

放學後, 學生們帶著一份愛玩的心衝出教室, 老師帶著沒趕完課的無奈默默走下講台

「浩, 你真的要去操場嗎?」

「這個嗎…本來要去的, 但後來有事所以還是算了」

「嗄? 你不怕以後被賭嗎?」

「不會啊, 在說, 他有膽嗎?」

「ㄏㄏ, 說的也是」

「學長~」

這陣叫喊把我從根小雪的談話中拉了出來, 把我的心情捧上最高點, 也把我心底最深的笑容吸了出來.

「文馨~」

「學長要走了嗎?」

「恩, 等一下喔…小雪, 我晚一點在回來接妳」

「恩, 那我去社團了喔」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 我好像少了什麼…

「小文~ 現在要做啥啊?」

「不知道…你肚子餓嗎?」

「還好…」

「那就去…逛街?」

「禮拜五再去啦…現在還要讀書..不然先去我家好了」

「妳不怕你父母看到?」

「不會啦..他們都要很晚才會回來」

「喔…」

並肩走向文馨的家, 寒冷的天氣使她緊緊靠著我, 我也緊緊摟著她, 深怕她受到任何傷害.

感受到她的體溫, 我慢慢愛上冬天. 看到世人的眼光, 我才知道, 有美女在身邊是多麼美好的事.

看著她可愛的臉蛋, 使我心中升起一股油然的幸福感.

「小文」

「恩?」

「幹麼一直看我」

「妳漂亮啊~」

「我會害羞啦」

「有啥關係?」

「就不要一直看我啦..」

「不看妳的話, 那我就去看其他辣妹了喔」

「欺負我..小心我哭喔」

看著她小小生氣又帶點倔強的表情, 讓我的心陷的更深

「乖, 不要哭」

我順勢把她摟的更近

「亨, 我家到了啦」

一進去, 便見到了典雅的裝潢配上美妙的擺飾, 一陣香味也隨風飄來

「妳家蠻漂亮的嘛」

「廢話, 也不想想是誰在打理的」

看她一副得意的樣子使我不禁想逗逗她

「說的也是…不錯, 妳媽品味真好」

「誰跟你說是我媽用的」

「不然誰用的啊」

「單然是我啊」

「妳? 少來」

「不信就算了, 不理你了」

看她作勢要走, 我不禁笑了一下

「笑什麼」

「笑妳啊」

「又欺負我」

「哪有, 我是笑妳笨到找我當男朋友」

「嗄?」

「妳條件這麼好, 要找一個又高又帥的男朋友一定沒問題, 但卻選了我」

「我喜歡, 要你管啊…而且」

我看到她臉上閃過一種笑容, 一種握有重大機密的笑容

「而且?」

「而且, 你的資料我已經全部都有了, 從你國小到現在」

「阿? 你怎麼會有」

「因為我請人查了啊~」

「誰?」

「今天早上在我旁邊那個男的」

「白面書生?」

「ㄏ, 有點像…他從小就一直在你隔壁班ㄟ」

「嗄? 真的?」

「恩, 我發現你小時候過的生活還真刺激啊, 老大~~」

「ㄜ…還好啦, 年少無知, 妳這這週末有要做啥嗎?」

聊著聊著, 我更加了解她, 也更加愛上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了, 也到了接小雪的時候.

「我要先走了, 明天在聊吧~」

「嗯…拜」

回到學校的路上, 感受著寒風, 月光照亮了我的路, 我帶著陶醉與幸福的心情.

在校門口等了一下, 沒等到小雪便去了她的社團.

聽到一聲驚呼, 聽出來是小雪的聲音, 我趕緊衝向來源地

「小雪!」

我看到她, 也同時看到五個人圍著她, 更瞄到了劉大哥

「姓劉的, 你幹麼?」

「沒幹麼啊, 只是等不到你, 不知道要幹啥」

「不要動小雪, 我們把事情講清楚」

「我本來給了你一個下午講, 你自己不要的, 不過現在也沒什麼好講的, 我就是對你不爽, 你要小雪是沒差啦, 就給你了」

小雪帶著哭腫的雙眼跑了過來, 我嘗到了一種感覺, 我知道那叫心痛

「小雪, 我們走吧」

一邊安撫著她, 一邊慢慢走去, 正奇怪為什麼劉大哥會讓我們走, 卻聽他說

「誰說你可以走」

「姓劉的, 不要惹我」

「你先惹我的, 我今天不扁你我就不爽」

翌日, 身體因昨天的事而酸痛, 心裏卻是欣慰的. 還好小雪沒事.

昨日, 以身體接下了種種不同的疼痛. 心裏卻只為了她, 還好校警來了.

慢步與小雪走向學校. 她溫柔的扶著我, 深怕我一不小心摔到了.

想起她昨日神情, 我不禁懷疑, 她是不是喜歡我? 我是不是錯愛了.

「浩, 你還會痛嗎?」

「不會, 現在好點了. 倒是妳還好吧」

「恩, 謝謝」

「不用說謝謝, 大家都是好朋友嘛」

「只是朋友嗎…」

「學長!」

文馨的聲音打斷了小雪, 也讓我沒機會繼續思考小雪話中之意.

「學長你怎麼了」

「沒什麼, 一點小意外而已」

「浩, 我先走了」

望著她的離去, 一股痛覺, 漸漸升起, 我不禁吃痛, 哼了一下.

「小文怎麼了?」

「沒什麼, 只是這裡有點痛」

「你的肋骨?」

「恩, 因該是吧」

我陷入深思, 但還是任由文馨帶著我走, 突然, 我看到她的神情. 那是一種痛苦,混著傷心以及失望再帶點苦澀的表情, 但我知道, 那是只有
自己最珍惜的人事物出了事情時才會出現的表情. 我不忍傷了她, 我也知道, 我會做任何事讓她高興.

「小文…昨天怎麼了」

「沒什麼, 路上遇到一些人,不小心惹到他們, 就被打了一頓」

「以後要小心一點, 你這樣我會難過」

「不會有事啦, 乖不要哭, 哭了就不漂亮了」

「沒關係, 反正不管怎樣你還是會喜歡我」

「說的也是」

我再次思考, 我的肋骨為什麼會痛呢, 難道小雪才是我的真愛?

但我又是想如此愛著文馨, 我到底該如何抉擇

課堂中, 一樣的人, 一樣的擺設, 不同的心境, 不同的思慮, 複雜的心情

小雪如此了解我, 也不時的犧牲自己為我帶來愉悅.

文馨卻是如此受我愛憐, 不忍傷了她一吋肌膚.

一個能並肩走下街頭

一個想捧在掌心疼愛

這一切的解答, 我不清楚, 也不知道.

兩個都愛, 可以嗎?

小雪離去的背影能牽動我的肋骨.

文馨的一舉一動卻能掌握我的心.

我複雜的心情, 瑣碎的思考, 反覆的深思, 我還是不知道

一句話, 在我耳邊響起, 船到橋頭自然直, 老師一句無意的話, 卻解答了我.

我決定. 等. 等到時間到. 等. 等到我知道. 等. 等到她來到.

回到小雪家裡, 看到她乾哥和亞青姐在談話.

「浩, 你怎麼了, 一副快掛的樣子」

「沒事, 亞青姐, 你們兩個繼續聊吧」

進了房裡, 躺在地上, 繼續我的等待. 我等到的是一陣敲門聲, 和小雪的乾哥, 走進來, 坐在床上. 我把事情跟他說了一次, 他笑了笑

「很簡單, 文馨既然是你現在的女朋友, 你就要對她好, 你這樣三心二意只是證明你的心智尚未成熟, 也會害了你, 甚至小雪」

「可是小雪怎麼辦, 我不想傷她的心」

「我會處理, 放心, 你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就好」

我心情舒坦多了, 說的對, 既然文馨已是我的女朋友, 我就不因該在三心二意.

而要不留餘力的愛護她.

在高中這幾年, 我們倆也放膽的相愛, 做了許許多多的事, 留下了不勝沒舉的回憶, 直到一天.

那一天, 事奇妙的, 事一種舊的結束, 一個新的開始, 回憶的終點. 高中畢業的那天.

她去了美國深造, 我則留在這裡, 雖然剛開始, 對方都說不會變心, 但我們也都知道, 這是不可能的, 這個世界, 太多的變因了.

突然, 一生電鈴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我已是二十七歲的人了. 我放下手中古老的信件, 走向門口, 開了門.

「小雪, 你不是有鑰使」

「忘了帶了, 抱歉啦, 不要生氣啦我的好老公, 文馨有寄信來喔」

「哪裡」

拿過信件, 便開始了我的閱讀.

文馨當上了一間大學的教授, 也和一名餐館老闆結了婚, 生活過的不錯



我的思緒, 再次漂移, 只是這次, 我已知道, 我找的了我的肋骨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