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這玩藝,有的人一生在追求,一生感覺不到幸福;有的人從未刻意追求幸福,卻時刻品嘗著幸福;有的人在別人眼裏已經很幸福了,而他自己卻體會不到;有的人在他人看來很不幸福,而他卻覺得十分幸福。幸福說到底,只是一種感覺,有感覺了,也就幸福了。


一位在他人眼裏很有身份、很有地位的人,一位在他人眼裏什麼都不缺、什麼都擁有的人,一位在他人眼裏很高貴、甚至很難接近的人,突然有一天,他的同事,他的朋友,他的鄰居都發現,這位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每天一大早,卻在他們家的衛生間,大桶大桶地洗著孩子的尿布,洗好後,又來到自家的陽臺,一塊一塊認真而又細緻地灑好,下午再一塊一塊地迭好。他的妻子自豪地說,丈夫在洗尿布時,一邊洗、一邊哼著小調,那神情,嚴然做著一件十分開心、十分快樂的事。有人說,他完全可以用尿不濕的,他完全可以找個保姆的,他的父母,他的岳父岳母也說,他完全可以讓老人做這些事的。但他不需要,他對他們說,他要自己做,他覺得他應該這樣做,他是父親,他從洗尿布中,享受到了做父親的快樂和幸福。



也許,我們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
在一片泥地上,兩個孩子,一個男孩,一個女孩,他們正在用他們的小手,盡情地玩著泥巴。他們捏泥人,做泥團,用泥巴做一頓豐盛的宴席,小女孩還用比小男孩更加靈巧的小手,捏了很多很多的泥巴花。然後,把捏好的小工藝品整整齊齊地排列好,比他們家中自個的小房間收拾得整齊得多。小男孩還提議,兩個人共同做一個恐龍,儘管他們並不知道什麼是恐龍,只知道有恐龍這個東西。但是,他們硬是用自己的小手做好了恐龍。當他們完成後,兩人一起舒心地站起來,象兩個大藝術家一樣,欣賞著自己的作品。此時此刻的他們,那幸福的神情,只有他們自己能夠體會得出來。在那一刻,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們也一定沒有想到,為了他們的幸福,今晚,他們的父母又需要花很多的時間去洗衣服了,因為,他們身上的衣服沾滿了泥巴。



一對中年農村夫婦,丈夫陪同妻子到城市大醫院看病,晚上,他們來到城市的某個公園。
這個大門旁寫著公園的公園,其實並不是公園,而是城市男女青年談情說愛的地方。當他們向著公園的深處走去時,只見一對對青年男女,摟著的摟著,抱著的抱著,親著的親著,更有一些女青年,躺在男青年的懷中,說著話,撒著驕,一副陶醉的樣子。起初,他們有點不適應,看到城市小青年的動作,他們的臉身微微有些發燒。他們走路也十分小心,唯恐他們走路的聲音太大,引起男女青年們的不滿。漸漸地,他們被小青年們的行為感染,丈夫拉起了妻子的手,妻子儘管有點不好意思,但還是接受了丈夫親熱的動作。當他們也在一個沒有其他人的地方坐下來,妻子把頭靠在丈夫的身上,丈夫摟著妻子的肩膀時,只聽妻子輕輕地對丈夫說道,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在上班的路上,我每天都要從一個垃圾箱前走過,每天也都能看到一個中年婦女在垃圾箱中尋找著在她看來值錢的東西。一年365天,天天如此,颳風下雨,一天也不拉下。時間長了,她也認識了我,遇到我時,還朝我笑笑,我也朝她笑笑。
我為她的精神所感染。一天,我問她,為何不去找一個工作做。她好像很無奈,也好像很無所謂地說,找不到,也不想找了。我又問她,一天能有多少收入。她告訴我,有十多塊錢一天的,也有多一些的,能夠供孩子讀書就行。只是她又告訴我,孩子馬上要考大學了,成績還不錯,如果能夠考上大學,可能錢就不夠了。
這一天,我剛剛路過垃圾箱,準備去上班。突然,看到一位鄰居急匆匆地走向垃圾箱,說是有東西被愛人扔到垃圾箱中了。我問是什麼,他沒說,但從他的表情中,一定是重要的東西。果然,撿垃圾的中年婦女告訴鄰居,你剛才把一個裝著錢的信封摞到垃圾箱中了,她正在等著他呢。鄰居很感動,抽出幾張百元現鈔準備給哪個撿垃圾的,但被拒絕了。但是,在哪位撿垃圾的中年婦女的臉了,我卻看到了她從未有過的幸福。



在我們社區,有一對老年夫婦,都近八十歲了,女的得了中風,腿腳不靈活。但是,每天夫婦倆都要到外面轉上幾個小時,春夏
秋冬,一年四季,從不中斷。老頭背上背著一張小凳子,一隻手扶著老伴,一邊輕輕地講著什麼,慢慢地,慢慢地,在他們熟悉
的、已經不知走了幾百遍的路上走著。每走上一段,老頭就放下背上的凳子,讓老太坐下,然後輕輕地用手在老伴的背上拍著,
每逢天氣較熱時,還從口袋中拿中一杯水,在休息時給老伴喝著。此時此刻的老伴,就會很深情地望著老頭,那眼神裏充滿著年
輕人所無法體會的溫情和感激。每當我看到他們時,我都會生出一種難以言表的感情,原來幸福是如此簡單。
創作者介紹

★☆╮孤單〃冷空氣╭☆★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