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誤會 :

早年在美國阿拉斯加地方,有一對年輕人結婚,婚後生育,

他的太太因難產而死,遺下一孩子。

他忙生活,又忙於看家,因沒有人幫忙看孩子,就訓練一隻狗,

那狗聰明聽話,能照顧小孩,咬著奶瓶餵奶給孩子喝,撫養孩子。

有一天,主人出門去了,叫牠照顧孩子。

他到了別的鄉村,因遇大雪,當日不能回來。

第二天才趕回家,狗立即聞聲出來迎接主人。他把房門開一看,到處是血,

抬頭一望,床上也是血,孩子不見了,狗在身邊,滿口也是血,

主人發現這種情形,以為狗性發作,把孩子吃掉了,

大怒之下,拿起刀來向著狗頭一劈,把狗殺死了。

之後,忽然聽到孩子的聲音,又見他從床下爬了出來,

於是抱起孩子;雖然身上有血,但並未受傷。

他很奇怪,不知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再看看狗身,

腿上的肉沒有了,旁邊有一隻狼,口裡還咬著狗的肉;

狗救了小主人,卻被主人誤殺了,這真是天下最令人驚奇的誤會。

註:誤會的事,是人往往在不瞭解、無理智、無耐心、缺少思考、

未能多方體諒對方,反省自己,感情極為衝動的情況之下所發生。

誤會一開始,即一直只想到對方的千錯萬錯;因此,會使誤會越陷越深,

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人對無知的動物小狗發生誤會,

尚且會有如此可怕嚴重的後果,這樣人與人之間的誤會,則其後果更是難以想像。

2.釘子 :

有一個男孩有著很壞的脾氣,於是他的父親就給了他一袋釘子;

並且告訴他,每當他發脾氣的時候就釘一根釘子在後院的圍籬上。

第一天,這個男孩釘下了37 根釘子。慢慢地每天釘下的數量減少了。

他發現控制自己的脾氣要比釘下那些釘子來得容易些。

終於有一天這個男孩再也不會失去耐性亂發脾氣,他告訴他的父親這件事,

父親告訴他,現在開始每當他能控制自己的脾氣的時候,就拔出一根釘子。

一天天地過去了,最後男孩告訴他的父親,他終於把所有釘子都拔出來了。

父親握著他的手來到後院說:你做得很好,我的好孩子。

但是看看那些圍籬上的洞,這些圍籬將永遠不能回復成從前。

你生氣的時候說的話將像這些釘子一樣留下疤痕。

如果你拿刀子捅別人一刀,不管你說了多少次對不起,那個傷口將永遠存在。

話語的傷痛就像真實的傷痛一樣令人無法承受。

註:人與人之間常常因為一些彼此無法釋懷的堅持,而造成永遠的傷害。

如果我們都能從自己做起,開始寬容地看待他人,

相信你(妳)一定能收到許多意想不到的結果.... 幫別人開啟一扇窗,

也就是讓自己看到更完整的天空 ....

3.且慢下手

大多數的同仁都很興奮,因為單位裡調來一位新主管,據說是個能人,專門被派來

整頓業務;可是日一天天過去,新主管卻毫無作為,每天彬彬有禮進辦公室,

便躲在裡面難得出門,那些本來緊張得要死的壞份子,現在反而更猖獗了。

「他那裡是個能人嘛!根本是個老好人,比以前的主管更容易唬!」

四個月過去,就在真正努力為新主管感到失望時,

新主管卻發威了--壞份子一律開革,能人則獲得晉昇。

下手之快,斷事之準,與四月表現保守的他,簡直像是全然換個人。

年終聚餐時,新主管在酒過三巡之後致詞:

「相信大家對我新到任期間的表現,和後來的大刀闊斧,一定感到不解,

現在聽我說個故事,各位就明白了:「我有位朋友,買了棟帶著大院的房子,

他一搬進去,就將那院子全面整頓,雜草樹一律清除,改種自己新買的花卉,

某日原先的屋主往訪,進門大吃一驚的問:『那最名貴的牡丹哪裡去了?』

我這位朋友才發現,他竟然把牡丹當草給剷了。

後來他又買了一棟房子,雖然院子更是雜亂,他卻是按兵不動,

果然冬天以為是雜樹的植物,春天裡開了繁花;

春天以為是野草的,夏天裡成了錦蔟;半年都沒有動靜的小樹,秋天居然紅了葉。

直到暮秋,它才真正認清哪些是無用的植物,

而大力剷除,並使所有珍貴的草木得以保存。」說到這兒,主管舉起杯來:

「讓我敬在座的每一位,因為如果這辦公室是個花園,你們就都是其間的珍木,

珍木不可能一年到頭開花結果,只有經過長期的觀察才認得出啊!

4.寬大 :

這是一個甫自越戰歸來的士兵的故事。

他從舊金山打電話給他的父母,告訴他們:「爸媽,我回來了,可是我有個不情之請。

我想帶一個朋友同我一起回家。」「當然好啊!」他們回答「我們會很高興見到的。」

不過兒子又繼續下去「可是有件事我想先告訴你們,他在越戰裡受了重傷,

少了一條胳臂和一隻腳,他現在走投無路,我想請他回來和我們一起生活。」

「兒子,我很遺撼,不過或許我們可以幫他找個安身之處。」

父親又接著說「兒子,你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像他這樣殘障的人會對我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負擔。

我們還有自己的生活要過,不能就讓他這樣破壞了。

我建議你先回家然後忘了他,他會找到自己的一片天空的。」

就在此時卻l掛上了電話,他的父母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

幾天後,這對父母接到了來自舊金山警局的電話,

告訴他們親愛的兒子已經墜樓身亡了。警方相信這只是單純的自殺案件。

於是他們傷心欲絕地飛往舊金山,並在警方帶領之下到停屍間去辨認兒子的遺體。

那的確是他們的兒子沒錯,但驚訝的是兒子居然,只有一條胳臂和一條腿。
創作者介紹

★☆╮孤單〃冷空氣╭☆★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