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眼淚落下,需要多少時間


那麼輕盈的一滴,流過臉龐,常常只在瞬間。

如果是那些瓊瑶苦情戲裡的演員,幾秒鐘就可以淚流滿面。

又何必問,一滴淚,落下的時間?

可我常常覺得,流下一滴眼淚,需要很久很久。

人越長大,就越習慣於壓抑内心的真實感受,不再放聲大哭放聲大笑,

什麼都只是淡淡的點到為止。

好像越來越没有什麼事情,可以讓我傷心到立刻落淚,

像是傳說中丢失了淚腺的駱駝,再也找不出,釋放傷感的出口。

於是一滴淚,在滲出眼眶之前,早已在心中蘊釀了許久,

甚至可能在落下之前,已經悄悄蒸發。

一個朋友前陣子和男朋友分了手,

兩個人都平静友好順理成章得讓人吃驚,

幾乎要懷疑他們是否早有默契,只是要等到合適的時機來水到渠成。

一幫死黨本來是要趕來安慰她受傷的心的,可她却笑我們太八卦,

生生把電影裡的傷感離别當成了現實。

女孩天天照常上課,自習,吃飯,講葷笑話,活得滋潤而充實,

好像比分手前還要容光焕發。

然後平安夜,幾個死黨開玩笑對着蠟燭許願,又把蠟燭放的老遠,

說這樣都能吹滅方能如願以償。

幾個人嘻嘻哈哈都成功了,輪到了她的時候,偏偏那燭火頑强起來,

如何奄奄一息都能死灰復燃,在那裡挑逗般的摇曳,

於是眾人起哄說你沒戲了死心吧……

她的眼淚一瞬間噴湧出來,滾滾而下,還在獨自拼命吹着不肯罷休。

我從來没有見過這樣一種洶湧的哭泣,那不是在流淚,簡直是飛流直下三千尺,

彷彿她身體裡的水突然绝堤。

她就那樣淚如泉湧的哭了很久,终於承認,她還喜歡他,

她是在悄悄不争氣的許願,可以破鏡重圓。

她一直辛苦的忍着忍着,不願那麼軟弱,不想給人同情的藉口,

她不願,讓他以為她没有了他就不行。

於是那麼多悲傷的水,就在心裡長久的堆積。

她其實一直在流淚的,只是我們看不見,它暗暗流淌了那麼長的時間,

终於在那一刻可以,一瀉千里。

有些懷念還是得等幾時,那樣隨心所欲的哭泣,暢快淋漓。

不僅如此,那時的眼淚,還往往會為我們换來温暖的撫慰和精心的呵護。

其實一直以來,哭泣都是人類缓解憂傷保護自己的本能,不論男女,

都同樣需要如孩童般,用哭泣來發洩感情,

濕潤乾澀的眼睛。

只是我們终究是不敢不願不甘心,在人前就這麼示弱,落得當眾撒嬌之嫌。

何况就算哭了又能怎樣,擦乾眼淚依然不得不獨自承擔,

何必浪費時間?

一個女孩說,已經,懶得哭了。

有的時候感到難過,就一直對自己說,先不要哭先忍着,

現在要去上班要出門辦事要去和爸媽吃飯,等過一會兒,

回了家再關上門哭。

於是很辛苦的仰起頭深呼吸,彷彿把那滴眼淚又狠狠壓回心裡,

神色如常的,奔波,忙碌,寒暄,微笑。

可是好不容易回到家,已累得筋疲力盡,除了睏也顧不上其它,

還是洗洗睡吧還是不要再這麼多愁善感,明天眼睛哭腫了會有多麼難看,

就讓神經粗糙一點堅硬一點吧,我不哭。

有一天早上,天氣很凉,披件長衣站在陽台上看,下雨了。

我就一直那麼站着,莫名其妙的傷感,難得有這樣一個時刻,氣氛如此陰鬱,

世界如此安静,我一個人站着看雨,在冷空氣的侵襲下有些瑟瑟發抖。

我對自己說不如就現在吧,和雨一起煽情一把,

然後没有猶豫没有蘊釀,

淚就真的來了,心也開始尖銳的痛了,彷彿所有的感覺,突然間復甦了。

如同用鋒利的刀劃開飽滿的橙子,刹那間汁水四溢無法停止,

那柔軟的果肉就這麼暴露在空氣中,一切脆弱都無所遁形。

我不知道這是隐忍了多久的淚水,但它终於在這樣一個濕潤的早上,

急速的落下,囂張的釋放。

我想還可以有時間有機會自由的哭,總是好的;還可以狠狠的流出眼淚,

就說明心還没有乾涸;還可以感覺到痛,那是因為靈魂,還没有蒼老麻木。

一滴眼淚,要用多長時間,才可以自由釋放?

創作者介紹

★☆╮孤單〃冷空氣╭☆★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