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轉學生


「啊——快遲到了啦!」瞄了一眼牆上的掛鍾,看見已經七點二十分了。

「夭壽唷!再不走就完了。」從桌上抓了片烤吐司,我急忙跑去穿鞋。
「薇萍,先喝杯牛奶再走吧!」老媽從廚房探出頭來叫道。 

「沒時間了,」我把頭轉向老媽,「下午放學回來我在喝啦!我走了。」

我抓著書包跑向中恩醫院的圍牆外。

望了望四周,確定附近沒人後,我便把書包往圍牆內丟,自己也跟著翻過牆去。

突然,有個人從一棵松樹下走了出來。

眼看自己就要跌在他身上了。「下面的快離開……啊!」安全著地了,但是怎麼總覺得怪怪的?

(完了,我該不會坐在人身上吧?)

我低頭往下一看,啊!是個帥哥耶!

(笨蛋!現在不是欣賞帥哥的時候啦!)

我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唔……」男孩低呼了一聲,眼睛慢慢的睜開。

「喂,你……沒事吧?」我擔心的問。

「怎麼可能會沒事,妳還坐在我身上耶!」

經他這麼一說,我才猛然想起自己還正坐在他身上。「對、對、對、對不起!」我急忙站起身。

隨後他也站起身拍拍自己身上的雜草和泥土,並撿起身旁的書包遞給我。「喏!妳的書包。」

「謝謝喔!」我接過書包。

「妳快遲到囉!」

「是嗎?」我看了看手上的手錶,已經七點二十六分了。

「哇!這下子我真的完了啦!真的很對不起,等下次見到你的話,

我再好好跟你道個歉。」說完,我轉頭奔向學校。 

我從門縫望向教室內,見到裡面還是一群人在嘻嘻哈哈的吵個不停。
(呼……好在老師還沒來。)

我打開門走進教室。

「咦,我的座位後面怎麼多了套桌椅?」

「唷!我說唐小姐啊,一大早的趕麼站在座位上發呆呀?」

「湘妤?!妳出院了啊!」湘妤是我從小到大的好朋友。

「對啊!還好只是急性盲腸炎,開個刀就沒事了。」

「那天看到妳一直抱著肚子忍痛,我都快擔心死了。」

「對不起啦!」湘妤心虛的看著我。「不過也謝謝妳每天都去看我,還幫我做上課的筆記。」

「這沒什麼好謝的啦,誰叫妳是我的好死黨呢!」

「喔!對了,這套桌椅是要趕麼用的啊?」我指向後方。

「聽說是有個轉學生要來班上耶!」

「轉學生?是男的還是女的啊?」

「我也不知道。」湘妤搖了搖頭,又突然看著我。「妳今天好像比較晚到學校,發生了什麼事嗎?」

「噢!我告訴妳一件事,」我靠向湘妤,壓低了聲音

「今天早上我像平常一樣,走捷徑來學校,結果我撞上了一個男孩子。」

「男孩子?欸,他長的帥不帥啊?」

拜託,每次只要一扯到帥哥,湘妤就像是著了魔似的。

「嗯……還算好看。」

「哦,那有吳承緯好看嗎?」湘妤故意看了我一眼。

吳承緯是我們學校的「校草」,是籃球對的隊長,人不但長的帥、功課又好,

是學校理每一個女生交往的理想對象。而我也是愛慕者之一。

「呵呵……標準之上啦!」

「啪!」門打開了,導師走了進來,身後還跟了個男孩子。

「就像是那個男……」一看見那男孩子的臉,我嚇了一跳。「啊!」

「怎麼了?」湘妤也被嚇了一跳,不過,是被我的叫聲嚇到的。

「我……我早上撞到的那個人,就是他!」說完,我立刻坐回座位上。

(嗚……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各位同學,這位是李燁成,是我們班新來的轉學生。」導師再黑板寫上大大的三個字,「李燁成」。

「我是李燁成,今年15歲。」他短短的自我介紹了兩句。

「十五?!那應該是國三啊!」

「對啊!可是為什麼他是國二?」因為他的年齡,班上起了一陣騷動。

「哦,李燁成是因為……」

「老師,那就不必說了吧!」李燁成突然打斷導師。

「你確定真的……那好吧!」看著導師和李燁成之間奇怪的「對話」和「眉來眼去」,全班都很疑惑。

「我想……我只不過是比各位大一歲,應該不會這樣就讓我們之間有代溝吧!」他說,「那……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

「李燁成,你的座位是在唐薇萍的後面。唐薇萍,請妳舉一下手。」

(什麼?!噢,別鬧了!)

我把手微微的抬了起來。

李燁成朝著我後方的桌子走來。當他走到我身旁時,還不忘「賞」了我一個「迷死人」的笑容。

「唐薇萍,我記住妳了!以後還請妳多多『關照』呀!」說完,他才自徑走回座位上。

(天啊!真沒有想到,看他人長的那麼好看,居然這麼會記仇!)

可惡啊!他真是讓我氣得牙癢癢的想咬人! 

「今天的體育課要跑馬拉松。」體育股長站在講台上宣佈道。
 
「跑馬拉松?!真希望他乾脆一刀殺了我比較快!」全世界上,我討厭的運動項目就是馬拉松!

「呵呵……」湘妤在一旁偷笑了兩聲。「我剛開完刀,不能做激烈運動!」

「厚,就只會說風涼話,還不幫我想想辦法。」我白了湘妤一眼。

「嗯……有了!妳只要裝病騙老師就好啦!」

裝病?!「這樣真的好嗎?」

「既然妳不想,那就只好去跑馬拉松囉!」

「呃……好吧!」

反正偶爾裝個病偷懶一下,也不足為過吧!

「哈哈……」一想起老師剛才一副緊張兮兮的模樣,我就覺得好笑。

「薇萍,想不到妳的演技這麼好,老師居然沒有懷疑過妳就答應了!」湘妤一臉佩服的看著我。

「妳可別小看我,我國小是參加話劇社的!」

「啪!」教室的門被打開了。

李燁成驚訝的望著我跟湘妤,「妳們翹課?」

「翹你個頭啦!」我不爽的看著他,「你還不是一樣!」

「我沒有,我是真的不舒服啊!」李燁成委屈的解釋著。

「欸,李燁成,我們……之前是不是見過啊?」湘妤突然問道。

他愣住了,隨後又恢復了以往冷靜的態度,「沒有。可能是妳想太多了!」他別過頭去。

「是嗎……」湘妤似乎不這麼認為。

「對了,」李燁成轉向我,「妳為什麼會要爬醫院的圍牆來學校啊?」

「呃……那是我來學校的捷徑啦!每次只要快遲到,我就會走捷徑。」真是怪哩!我趕麼急著跟他解釋!?

「這樣啊……」

「薇萍,妳的小說有多寫嗎?」

「小說?」李燁成又轉向湘妤,「她的什麼小說呀?」

「湘妤,妳趕麼要在這時候看啦!」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從書包拿出一本筆記本遞給湘妤。「真是的。」

「也借我看好不好?」

「這……可是我還沒寫完耶!」

「沒關係啦!借他看又不會怎麼樣。」

「好吧!」看來,如果我再不答應,湘妤就會一直洩我的「底」。

李燁成從湘妤那兒接過筆記本,專心的翻閱著。

這篇小說的內容是一個平凡的女學生和學校籃球隊隊長的戀愛故事,

也就是把我自己暗戀吳承緯的事情稍作改編的小說,

而現在我正寫到女學生不知如何把情書交給籃球隊隊長的部分。

 看著他專注的神情,我覺得好緊張哦!因為除了湘妤,李燁成是第一個看我小說的人。

「嗯……寫的很不錯啊!」李燁成闔上筆記本。

「你真的這麼覺得?」

「真的。妳把人物描寫得很生動,背景也很真實,彷彿就能在現實中看見著些畫面。」

「對嘛,我就說過妳寫的很棒啊!薇萍,妳又向妳的志向邁進了一步唷!」

「志向?」

「是……是小說家啦!」

「是哦!加油,我們都會支持妳的。說不定以後我們三個人成立一家出版社,專門出版妳的小說!」

「這可是你說的喔!」

「好,說到做到。」

現在,我發現其實李燁成他人蠻不錯的!原本以為他是個只為記仇的小心眼,沒想到,他的本性也不壞啊! 

啊~還是家裡最舒服! 在假日,懶洋洋地躺在家裡客廳的地毯上看電視,這對我說是一件極為幸福的事!

在一旁吸地的老媽,看見我這個躺在地上的「障礙物」,

有些不悅的看著我,「薇萍啊,不是我愛說妳,妳每次假日都只會躺在家裡,好歹妳也帶『小龍』出去散散步吧!」

「噢,可是……」

「別在可是來可是去的,當初是妳自己要養狗的,如果連妳都懶得帶牠出去散步,那我改天就把牠送走好了。」

我立刻從地上爬了起來,「好,我現在就去換衣服,帶牠出去散步。」

我迅速的「爬」回的房間,找了件牛仔褲和snoopy的上衣換上。

「既然要出門,那我就順便去借些DVD回來看吧!」走出大門,我幫「小龍」套上狗繩,便帶著牠往DVD的出租店走去。

「嗯……要看哪一部呢?」望著架子上排滿的DVD,我真不知道該看哪部好?
「這片不錯,妳可以看看!」一個耳熟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李燁成?!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也來借DVD看啊!」他又露出了一個「迷死人」的笑容。

「這片聽說還不錯,剛好我也想看,那乾脆就一起租吧!」說完,他把他剛才「介紹」的DVD放入我的手中。

抱著手上的DVD,我們走到櫃台結帳。

李燁成像櫃台小姐嘀咕的幾句,才轉向我,「薇萍,妳有帶會員卡嗎?」

「有、有啊!」我從皮包裡掏出了一張銀白色的卡拿給他。 

這時,那位櫃台小姐看了看李燁成,又看了看我,然後溫柔的向我微笑。

(天啊!她該不會以為我和李燁成是男女朋友吧!?)

付過錢後,李燁成便提的塑膠袋走去。

「喂,你要去哪裡啊?」

「當然是去你家看DVD呀!」李燁成不以為然的說。

「我、我、我、我家?!」他有沒有搞錯啊?

「對啊,『我們』要回妳家去看DVD啊!」

(哇!好一個厚臉皮的李燁成!)

看著他愉快的背影,我低頭看了看「小龍」,我突然很想「放狗咬人」! 

「媽,我借了DVD回來看!」 

老媽從客廳走了出來,看見李燁成,一臉高興地說:

「哎呀!歡迎、歡迎啊,妳是薇萍的男朋友嗎?那你應該就是吳承緯囉!告訴你呀,薇萍她常常一回家就跟我說你的籃球打得……」
「媽!」我紅著臉大叫,「他不是吳承緯,也不是我男朋友啦!」這下可好了,

我的「底」全被一個多嘴的老媽洩光了!

「噢,你不是啊?抱歉、抱歉,因為薇萍她第一次帶男生回家,所以……」

「媽,妳說夠了沒有!」

老媽看見一臉憤怒的我,就知道她最好是「先走為上策」!

「呵……好,那我不多說了,你們慢慢看吧!」說完,她就一溜煙的跑進廚房。

看著老媽逃跑的背影,我好氣又好笑的瞪著她。

「嗯……妳媽她……呃,很有趣。」

「是嗎?呵……」我乾笑著

(老媽這個超級大笨蛋……)

「……妳喜歡吳承緯?」

我並沒又有回話。

「我可以幫妳的忙。」

我驚訝的看著他,「你說什麼?」 

「如果我沒猜錯,那篇小說正是寫妳暗戀他的故事對吧?」我微微的點了點頭。 

「而妳又正好寫到不知如何把情書交給他,所以……我來幫妳把情書交給他。」 

「真的?」

「嗯。不過……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 

「妳必須讓我也出現在妳的小說中!」 

「那沒問題。」 

「好,就這麼說定了。明天中午,妳再把信拿給我。」 

「真的很謝謝你了。」 

「沒什麼,不用客氣!」李燁成微笑地回答。雖然他臉上掛著笑容,但他的眼神中卻一絲絲地失望…… 

「李燁成,你沒事吧?」 

「沒、沒什麼。看DVD吧!」 

看著李燁成奇怪的舉動,我不經覺得有些疑惑。 

中午,我從書包內拿出一個淺藍色的信封--我寫的情書。

為了這封情書,我一連跑了六、七家的書局,內容是不斷的改寫,

字也是一遍又一遍的重騰,終於把「它」弄到了最完美。 

「喏!就是這封。」我把信封交給了李燁成。 

「放心吧!我一定會幫妳交給他的。」說完,他便拿著信封離開了教室。 

看著李燁成離去的身影,我突然有種不安的感覺。我立刻追了出去,「李燁成!」 

「怎麼了?」 

「你……不用幫我送信了啦!」 

「妳別擔心啦!一定會成功的。」 
(我並不是擔心啊……而是……) 

「薇萍?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湘妤一臉擔心的走到我身旁。 我搖了搖頭,「沒有。」 

「那我們先回教事吧!外面好冷哦!」
 
「嗯……我們走吧。」我跟著湘妤走回教室。 

「什麼?!原來妳請李燁成幫妳把情書交給吳承緯!」

我急忙摀住湘妤的嘴,「噓!小聲一點啦!妳叫這麼大聲,別人會聽到的。」

「哦,抱歉。」湘妤降低了音量,「那妳剛剛趕麼追出去啊?」

「我也不知道,我只覺得,在我看到李燁成出去的那一刻,我突然覺得好害怕。」

「害怕?難道妳是怕被吳承緯拒絕?」

「不是。我擔心的是李燁成,我突然好怕失去他!」

「李燁成?!」湘妤若有所思的望著天花板,「八成是你喜歡上他了。」

「我喜歡上誰了?」

「李燁成呀!」

「最、最好是我喜歡上他了。那個小心眼的,每次都……」

話還沒說完,走廊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發生什麼事了?」我隨手抓了一個班上的同學來問。

「是李燁成和吳承緯在活動中心打起來了!」

「李燁成和吳承緯?!」我和湘妤同時叫了出來。

「我們快去看看!」我拉著湘妤跑出教室。 

到了活動中心,只見一群人為著李燁成和吳承緯。 

「李燁成!」我大叫一聲。

李燁成驚訝的回頭,「唐薇萍?!」

「好機會!」吳承緯趁機給了李燁成重重地一拳。

我衝上前去抱住李燁成搖搖晃晃的身體。「你沒事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這樣?」

「對不起……我把事情搞雜了。」

這時,導師也趕到了這裡,「怎麼回事?唐薇萍,是你把李燁成打成這樣的嗎?」
(喂喂喂,有沒有搞錯,我可是個貨真價實的「淑女」耶!怎麼可能會跟別人打架?)

湘妤忍住了笑意,上前解釋道:「老師,跟李燁成打架的是吳承緯。」

「算了、算了。李燁成你沒事吧?」導師關心的問。

「我沒事,只是有一點不舒服罷了。」

「那你明天的大隊接力還能跑嗎?」

「可以。」李燁成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

「千萬別太勉強。如果不行,那就找人帶你去跑。」

「我一定可以的。」他依然堅持的說。

「好吧!」導師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要隨時注意身體的狀況啊!」

隔天下午,是全二年級大隊接力的預賽。

「李燁成,你確定要跑嗎?」,我還是很擔心的看著他。

「安啦!妳別擔心了。」他笑嘻嘻的答道。

「可是……」儘管他是這麼說,我就是很擔心。

「好了啦!我會小心一點的。啊!我等一下再來找妳聊,要準備開始了。」

「嗶」一個尖銳刺耳的哨聲,比賽開始了!

我和湘妤站在跑道旁拼命大喊加油,眼看我們班已經從第三名直追到了

「哇!薇萍妳看,是第一名、第一名耶!」湘妤興奮的大喊。

「最後一棒了,是李燁成!」怪了,他的表情不太對勁,是不舒服嗎?

「哇哦,我們班贏了!」我抱著湘妤歡呼。

可是,就在李燁成停下來的那一刻,我看見他整個人倒向旁邊。 

「李燁成!」 「快,快去打119叫救護車!」導師急忙跑到李燁成身旁叫道。 

5分鐘後,救護車趕到了現場,醫護人員抬著擔架走進來。

導師和一些班上的男同學幫忙把李燁成抬上了擔架,也隨著醫護人員送李燁成去中恩醫院。 

「湘妤……李燁成他……」

「放心,他一定不會有事的。」湘妤在一旁安慰我。
(為什麼不阻止他?為什麼還要讓他去跑?唐薇萍,妳真是把他害慘了……) 

放學後,我並沒有直接回家,反而走向離學校不遠的中恩醫院。 

「小姐,請問一下,今天被送來的李燁成在幾號病房啊?」

護士小姐看了我一眼,「205號房,不過現在是謝絕會客的。」

「沒關係,謝謝哦!」

我走到205號的病房外,看見吳承緯正站在房門口。

「吳承緯?!」我的心臟快速的跳了一下,旦之後就再也沒有那樣的感覺了。

「啊,是妳呀!」突然,他低下了頭,「對不起……是我害他變成這樣的……」

「什麼意思?」

在跑步比賽前,我對他說:『軟腳蝦,看你整天和唐薇萍那女人混在一起,

你們班大概會輸的慘兮兮吧!』,看見他有些憤怒的眼神,我又繼續挑寡說:

『有種你就跑個第一名來證明你不是個軟腳蝦!』結果沒想到……真的很抱歉!」

我搖了搖頭,「等下次你在跟他道歉吧!我想--他會原諒你的。」

「其實,我對你也很抱歉,我並不是故意要……」

「我了解,你只是想刺激李燁成罷了。」

吳承緯看了一下手錶,「抱歉,我得去練習籃球了。」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

我望著門上「謝絕會客」的牌子,正想掉頭回家時,病房門突然打開了,

護士小姐看見我站在門外,「小姐,妳是李燁成的朋友嗎?」

「對。」我點了點頭,「請問……我可以進去看看他嗎?」

「可是……」

「拜託,一下子就好。」

護士小姐露出了為難的表情,想了一會兒,終於開口了:

「好吧!不過妳只有十分鐘的時間,因為等一下他的父母親會來看他。」

「十分鐘就很夠了,謝謝。」我走進病房,並悄悄地關上了房門。

李燁成正望著窗外,我好奇的走過去,「喂,你在看什麼啊?」

「哇!」李燁成嚇了一跳,「妳想嚇死人啊!」

「反正你又沒死。」我開玩笑的看著他。

「就快了……」

「啥?你剛說什麼啊?」

「沒什麼。對了,妳是怎麼進來的?我記得門上有掛『謝絕會客』的牌子啊!」

「我拜託護士小姐讓我進來的。」

「這樣啊!唉……好丟臉唷,居然在那麼多人的面前昏倒。」

「……」

「妳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

「告訴我,你昨天為什麼要和吳承緯打架?」

「……因為他說妳長的又不好看,他……」

「哦,那還真是謝謝你幫我打抱不平了。」我沒好氣地看著他。
(早知道會這樣,我就不該讓你幫我送信了。還讓自己受了傷,才會這樣。)

他皺起眉頭,「妳是在怪我打了他?」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完了,他好像誤解我的意思了!

「也對,如果我不出現,說不定妳現在就可以跟他成雙成對了。」

「夠了!」我氣的大叫,「我並不喜歡他,我喜歡的人是你啊!」

這句話一脫口而出,不只是李燁成愣住了,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說出的話。

「時……時間不早了,我先走了。」說完,我便掉頭就走。

走出醫院門口,我回頭望向李燁成的窗口,只見他已將窗簾拉上了。 

「媽,我出門囉!」
 
「怪了,妳今天怎麼特別早起啊?!」老媽狐疑的看著我。也難怪了,我平常都一定是要天崩地裂、世界末日才會的起來的。

「沒有啦!我只是今天想早些出門。」說實話,其實我是想去看李燁成的。「我走了。」

像往常一樣,我翻過醫院的圍牆,然後撿起地上的書包。

「喂!」是他!

我回過頭去,「早啊,你什麼時候回學校上課啊?」

「……我不會回去了。」

「為什麼?」

「我要轉學了。」

轟!我倒腦向是被丟了一顆不定時炸彈。「轉學?!好好的為什麼要轉學?」

「……」

「難道是因為我昨天說了那些話?」

「那是兩回事,這兩件事根本就沒有關係。」

「那不然是為什麼?」

「這跟妳沒關係。」他冷聲道。

「當然有關係!自己喜歡的人要轉學了,我怎麼可能會不問呢?」

「妳只不過是在被吳承緯甩了之後,把我當替身來安慰自己罷了!」李燁成的語氣,有著諷刺的意味。

「啪!」我重重的甩了他一個耳光。「你把我當成了什麼?!你不想接受我的感情就算了,

但你用不著把它當垃圾一樣的踐踏!」眼框中積滿了淚水,一顆顆不斷的落下。

「我真後悔讓自己向笨蛋一樣的喜歡上你!」我頭也不回的跑向學校…… 

「薇萍、薇萍,我跟妳說唷!昨天……啊,妳怎麼哭了?」湘妤連忙從抽屜抓了一大把的衛生紙遞給我。
 
「我沒事……只是隱形眼鏡沒戴好而已!」

「薇萍……妳真的沒事?」

「沒事啦,快回座位去,老師要來了。」

門開了,導師一付悲傷的表情走進教室。「各位同學……李燁成他要轉學了。」

「什麼?為什麼要轉學?」

「他不是才轉來幾個月嗎?」

「對啊、對啊!」一些在班上跟李燁成感情不錯的男女生都提出問題。

「這……他父母說是因為工作上的關係。」

看著導師的表情,我覺得他似乎是在隱瞞一些事情。「還有啊,

李燁成說他只是因為氣喘才住院的,所以請同學們不用擔心了。好

了,我要去上別班的課了,你們先在教室自習吧!」

看見老師離開教室,我也跟著走出去。「老師!」

「唐薇萍?!快上課了,怎麼還站在這裡?」

「老師,請您告訴我,李燁成他到底怎麼了?」

「剛不是說了,是……」

「拜託您告訴我實話!」

導師靜默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唉……他活不久了……」

「什麼?!」

「他從小就得了一種怪病,直到幾個月前,醫生宣佈他已經活不了多久了。

我本來是想告訴同學麼,但是李燁成說他只想像個普通的學生,

和大家做幾個月的同學,然後讓自己帶著這些回憶,在醫院靜靜的等死……」 

我的心像是被幾千根針刺了一下,隱隱作痛。「為什麼……為什麼他都沒跟我說過……」

忍著心中的悲傷,我拖著沉重的步伐,慢慢的走回教室…… 

放學鍾一打,我抓著書包直奔醫院。 

「不好了,病人不見了!」一名護士從李燁成的病房跑了出來。

「請問一下,李燁成他怎麼了?」

「他剛趁我去拿藥時偷跑出去了。」

偷跑?那他會去哪裡?

我走進病房像窗外望去,「啊!在那裡!」他正坐在一松樹下。

「你這樣會感冒的!」我慢慢的走向他。

李燁成抬頭看了我一眼,「無所謂了……」

「什麼無所謂了!你要知道,如果你走了我會傷心的。」

「妳知道了?!」他驚訝的望著我。

「是,我是知道了。」我放下書包,坐在他的身旁。

「對不起,還痛嗎?」我輕撫著他左臉頰上一個紅紅的手掌印。

「不會。」他搖了搖頭,「不過,我的心好痛。」

「對不起……」控制不注的淚水,滑下臉頰。

「別哭了。其實……我也很喜歡妳,而且比妳喜歡我的更多。」

「騙人!」

「我說的是真的。從我住的病房可以看到妳每次走捷徑的這面牆和這顆松樹。

而且,再之前湘妤住院時妳不也常來看她,我每次就會故意經過妳身旁,只是妳都沒發現而已。」

「真的假的?!」

「真的啦!」李燁成懶懶地把頭靠在我肩上。

「怎麼了?」

「沒什麼,我只是想休息一下。」

「好吧!那只能睡一下子哦!」突然間,我看見李燁成衣服的口袋露出一封信。

「咦?!這是什麼啊?」我把信封悄悄地拿出來,看見上面寫著:「唐薇萍小姐啟」

「可以打開來吧?反正也是要給我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打開再說。

薇萍:

我喜歡妳,喜歡到可以說是無藥可救的地步了。聽到妳說喜歡我,當時我恨不得馬上抱住妳,但是我沒有這麼做!那是有理由的,本來想把對妳的感情永遠埋在心中,但我還是希望讓妳知道。

我活不久了。一想到自己就快從這個世界消失了,我企圖用個笑話來安慰自己,但是那卻讓自己便的更加痛苦和辛苦。

當初一聽到自己沒救了,我開始變得自暴自棄,對父母也是惡言相向,每天都把自己關在病房裡等死……不過,自從看見一個經常翻牆的妳,那變成我每天早上的樂趣,後來有發現自己喜歡上妳了!我求生的意志漸漸取代了我等死的念頭,之後我也要求父母讓我去學校上課,這樣子見到妳的機會也就更多了。

李燁成筆


看完了信,我嘴邊露出了笑容。

這時候,雨滴就像花瓣般地慢慢落下

「燁成,我們該回病房去囉!」我輕拍著他的臉頰。他的臉頰不再像以前那樣溫暖了,反而是像雪一樣的冰冷。

「燁成?」我開始覺得緊張。

「燁成……睜開眼睛呀!燁成……拜託你睜開眼睛看看我……」

可是他再也沒有睜開他的雙眼了。

身旁的松樹被風吹地不停搖擺著,而雨水也冰冷寂寞地打在我們身上……
一個月後。
「哇,又要遲到了!」

「薇萍,吃早餐呀!」老媽端著一盤三明治從廚房走出來。

我看都沒看她一眼,只顧著綁鞋帶。「不吃了,沒時間了啦!」

老媽無奈地看著我,「妳最近晚上都在做什麼啊?每天都搞的這麼晚

才去上學。」

「沒什麼啦,妳別擔心了。」擱下這句話,我趁著老媽還沒破口大

罵前關上了大門。「媽,妳真的別擔心啦!」

我走向郵筒,從書包裡拿出了一個裝滿稿紙的牛皮紙帶,投入郵筒。

隨之又從書包內側拿出另一封信,準備投入郵筒內。
(唐薇萍,妳別傻了,他是不可能收得到的!)

我縮回了手,看了看信封上--李燁成啟--的字樣後,我把它放回了書包。


燁成:

我知道就算寫了信給你,你也收不到,可是我還是寫了。
之前的小說,我把它丟掉了,因為我重寫了一篇我和你的故事。
這篇小說是在你離開我到現在的一個月內熬夜完成的。今天我把它拿去投稿參加比賽,
希望你能保佑我,讓我入選!
我真的很想念你。

唐薇萍筆


來到了醫院的圍牆外,像以前一樣地把書包往內扔,自己再跟著翻過去。

「早安!」

我向那棵松樹輕聲說道。又望向燁成之前住的病房,我嘴邊勾起了微笑,快速地向學校奔去……
創作者介紹

★☆╮孤單〃冷空氣╭☆★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