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走過100步


我並沒多在意那些風言風語,只當他們是吃不到葡萄的一群狐狸。其實,那時我長得還是比較帥,
 
穿得的確不時髦但也還周整,只是那時稚氣多一些罷了,遠遠看著像一個與年齡不相稱的小小孩,
 
這給人從感覺上就不是太合群,這一點還是後來Angel告訴我的。

我和Angel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在我們之間,好像並不存在男女性別。於是,
 
我越來越多地看到了Angel開心的笑,看到那雙美麗又會說話的眼睛。有一次下課了,
 
Angel還故意幫我梳了一個五五分的漢奸頭,惹得全教室的同學都哄堂大笑。
 
生物課上,我們會互相提問,答錯了,會在桌子下面讓對方打一下手板。地理課上,
 
我們會拿出地圖,計算著時間讓對方找地名。那種種快樂,至今回味起來還覺得甚是有趣。

Angel
特別喜歡蟬,她珍藏了好多玉蟬。那年我父親到新疆出差,我早聽說過和田的玉溫軟質好,
 
是有名的軟玉,上等玉。我求了半天父親才答應給我帶一枚玉蟬。那枚玉蟬,我一直留到Angel生日
 
記得那天,Angel打開盒子見到那只淡綠色透明而精致的玉蟬時,驚喜得大呼小叫,沒注意,
 
Angel嘣!的親了一下我的臉。頓時,我感覺整個臉像是被燒著了一樣,看著Angel興奮的樣兒,我心裡自然也是美滋滋的。

慢慢的,我開始在日記裡記錄我和Angel在一起的有趣的事情、難忘的事情、重要的事情。
 
同時,也開始寫一些不倫不類的詩。一次偶然,被Angel看見了,我正欲躲藏,
 
誰知她趁我不備,一下搶了過去,一邊看一邊微微笑著。不錯,原來還是個詩人!

騰的一下,我臉紅了。她見便笑我,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這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寫吧,挺好的,反正我是寫不出來,只是覺得美。看這首《玻璃心》我就比較喜歡:

此時,我不敢唱歌,怕所有游牧的魂踏著傷心夜,像一種傳說讓你迷失了自己

恍若,最遠的那枚星辰閃爍著易碎的光芒

希望以後能看到你被鉛印出來的大作!Angel 說著!

仿佛,我得到了最大地鼓勵與支持。從那以後,每天我都會寫,有時上課也寫。
 
慢慢的,成績落下了,原來還在全級前二十名的上游,高二下半期期中考試,
 
居然排到全級第八十多名,這在當時那所中學,考上大學根本無望。成績公布後,
 
Angel明顯對我也冷淡了,好幾天也不說話。我不知道哪得罪了她,還是成績下滑讓她瞧不起了。

一天晚上下晚自習,Angel沒有看我,頭扭到一邊對我說,一會回家看看你文具盒。
 
說完就走了。我愣了一下,等她一走出教室,我便迫不急待地打開文具盒,裡面有一張疊成心形的紙條。
 
情急之下撕壞了,轉而我又放慢速度,慢慢拆開,看到Angel那熟悉的字跡,藍色的鋼筆字,短短的兩行:

你知道你成績怎麼下降的嗎?你太痴迷你的詩了!

為你痛心。好自為之!!!

那三個感嘆號像三把匕首一樣,深深扎進了我心。我呆呆地坐在座位上,腦海一片混亂。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何時睡著的,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那三個感嘆號,
 
都是Angel扭頭走出教室的那道冷冷的背影,還有,那像冰一樣的目光——我不知道明天怎麼去面對Angel

第二天,上課前,我早早來到教室,等她。見Angel在上課前幾分鐘才姍姍來遲,
 
不等她坐下,我就迫不急待把准備好的那本詩集拿到桌子上,狠狠地撕起來。

你干什麼!Angel 說著!

Angel
衝著我大發脾氣,全教室同學都看了過來。我漲著通紅的臉,停住了手裡的動作。
 
Angel猛地把我手中還未被撕爛的詩集搶了過去,放在她的書包裡。一下子,我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就一邊擺上課用的書本,一邊用余光偷偷斜覷著她,見她瞪了我一眼,什麼也沒再說,准備上課了。

沒有詩的日子,心裡也一下子空空的。那時,我特別喜歡看窗外,看那片百看不厭的景色:
 
蔥郁的菜園、美麗的老君山、那條彎彎的從校園通往鎮裡的水泥路……其實,我喜歡那扇窗,
 
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可以遠遠看見Angel。雖然,她就坐在我旁邊,經常可以近距離接觸,
 
但遠遠地看她,我覺得像欣賞另一道風景,更是別有一番味道。尤其是在雨季時,
 
Angel喜歡穿著一雙紅色的雨靴,撐一把有花邊的淡紫色雨傘。她會從那條彎彎的路上,
 
慢慢的踱著,像是有許多心事,也仿佛純粹地享受著雨中所有的爛漫與情調。Angel步履安閑而優雅。
 
透過重重的雨簾,那是一個怎樣動人的情境?朦朧煙雨中的Angel,仿佛在畫中、詩中,
 
更像是古代的仕女又兼有現代女子的氣息。那時的她在款款行吟,半含著淡淡的幽怨與哀愁……那時,
 
我是那麼的痴迷雨中的Angel,那時的Angel,真的是我心中的天使,是我無法寫出來的詩。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