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走過100步


我們在後海一個酒吧裡,那名字到現在我還記得,叫淡入時光

Angel
情緒很低落,她剛結婚,又剛離婚。前後不到三個月!

我問為什麼。Angel只是一杯杯馬提尼喝著,每一杯都是先淺淺抿著,然後,一飲而盡。

我有些為她擔心,輕輕握著她的手。半響,她抽出手來,轉身在隨身帶的包裡拿出一個小袋子遞給我。

我怔怔地看著她。

打開。Angel低著頭說,兩手撐著散亂的頭發。

我沒聽清楚她說什麼。她放下雙手,見我沒動,就大聲喊了聲:叫你打開!

我急忙打開那個紙袋:天吶!中學時那本詩集!

Angel
居然一直保存著!

我看著那本曾被我狠狠撕開一個口子的詩集,那個似乎依然新鮮的撕口,頓時也撕開了我所有的記憶。

這麼多年……Angel喝著酒,有些醉意朦朧地透過高腳杯的玻璃看著我,一邊懶懶地說著。

正待下文,突然,Angel情緒特別的激動,在安靜的酒吧裡大聲嚷了起來,為什麼,為什麼!

Angel
慢慢被酒精燃燒著,斷斷續續地說著。我知道你喜歡我,愛我!你為什麼不對我說?我配不上你?!……

你,楚!為什麼,不等,不等我?

為什麼,為什麼,在,在我天真的想考驗時你卻結婚了?

呵呵,什麼狗屁考驗!什麼狗怩的愛情!呵呵,謊言,童話,傳說!幼稚!

呵呵……多少臭男人像狗一樣追我、求我……

呵呵……他們是誰?我不想知道,沒興趣!

哼!你……其實,也是一個虛偽的男人,臭男人!

我為什麼愛你!你卻————他媽的是男人麼!

呵呵,可悲,說這些幹麼!

來!慶祝!干杯!為你的新婚,為你的愛情!呵呵,痛快!爽!刺激!悲壯的……干了呵!我干了。

Angel
高高舉著酒杯,一飲而盡。

一刀一刀一刀……我被那些鋒利的刃割得遍體凌傷,而我,似乎只能承載所有,
 
忍受所有最尖利也最透徹的刑罰與撕裂!

Angel
喊著叫著,然後,趴在桌上嗚嗚地哭了起來。

看著眼前的一切,耳朵裡聽到一切,我又驚又慌又亂又疼,心情復雜,一時無語。

Angel
又在叫服務生,我准備制止。Angel回頭瞪著我,你是我什麼人!管我?

Angel
自已倒著濃度很高的烈酒,酒一下倒滿了,溢了出來,我趕緊拿毛巾替她擦了擦,
 
她把我手掃開,指著我說,知道嗎?呵呵呵,我要告訴你一個秘密!一個天————的秘密!
 
我,結婚,就是玩兒!呵呵,就玩三個月。呵呵,知道麼,知道為什麼?呵呵——算了!不說了!沒勁!

接著,她卻又說,知道不知道又有什麼意義?現在……呵呵……

Angel
醉了,像個瘋子一樣。我感覺無能為力去試圖控制她,哪怕一點點。

——結婚了——以後,好好——嗯,好好對你老婆!OK?送我,回賓——館!
 
對,賓館,明天——還要——飛!

那一夜,我瞞著妻子,說要加班不回家了。在賓館守了一夜。
 
那一夜,Angel不停地說,說我的臭詩,說我自命清高,我說成熟了,現實了,也臭男人了……

那一夜,我坐在沙發上,呆呆看著躺在床上語無倫次的Angel,如坐針氈,心如刀絞。

看著那本穿越了歲月,捱過時光的詩集,不知何時,淚流滿面。我無心地翻著,突然,
 
竟看到詩集裡夾著一張張粉紅色的紙條兒,是Angel的筆跡!上面是寫的有些調皮卻又
 
分明很認真的評語,幾乎每首詩都有這樣一張小小的粉紅色的紙條,有的上面還畫著一
 
個個頑皮的做著鬼臉的小頭相:

晚自習回來,才發現我們這街今天晚上停電,點上一根蠟燭,欣賞你的大作,隨便翻的,
 
就這首《吊蘭的秋天與午後》,雖然這並不是午後。嘿嘿!接著剛才寫——這首嘛,
 
總體上還不錯,尤其這幾句蠻不錯:花開過後/你靜悄悄地舒展著寂寞/秋天,在你的盼望中墜落/那一刻,
 
可以忘記所有的追憶與愁/讓我,隨你而去……意見嘛,有,暫時沒想出來,等想出來再批評,哼哼!

嗯,這首《浣沙水月》不錯,有點意境,不過,還顯得有點空乏,要是在筆法構勒上再細膩點,就更動人了。加油!

上午實驗課,我對你發脾氣了,後來想想,是我不好,但本小姐不便於直接給你道歉,
 
就寫在這兒了,一定要原諒我,不然我不原諒你!呵呵。還是讀你的酸詩吧,
 
也算是我自罰了。暈!這首《鏡像》怎麼讀不懂了?是我喝多了?可我沒喝酒呀?
 
呵呵,開玩笑了,相信你不會介意。只是覺得,這首詩有些意境需要提煉一下,
 
比如你寫的時空交錯中的回憶與聯想,本來就有些抽像,語言再晦澀生硬,
 
就會破壞詩的整個意境!懂?一定要注意改正!不然,哼哼……小心你的手板子!

第二天一早,當Angel洗漱完叫醒我時,我才發現自己在沙發上睡著了,睡了一夜。

在賓館用過早餐,Angel像恢復了一種理智,對我說,昨晚情緒太激動,讓你,見笑了。
創作者介紹

★☆╮孤單〃冷空氣╭☆★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