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想這樣分手


不小心,我又找到了你的照片,應該說,是從沒間斷的想起你這事,讓人發現了,

於是他們給我看了你離去前最後的模樣,盯著螢幕裡你的照片,我卻真的忘記你在我心上原來的模樣了。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像過去兩年一樣,能讓自己休息一天將心思好好用來想你,

就會想辦法躲起來。今年不意外的,我終於在一陣忙碌後,任性的不去上班了。

買了蛋糕,我一個人在清晨五點到左岸的海邊為你唱生日快樂歌,並細想著那些我們共同擁有過的,

已經所剩無幾的片段記憶,我拿起地上的石頭,試著問你「過得好不好?」被自己愚蠢的行為給逗笑了,

我在陽光灑滿的海邊吃著黑森林蛋糕,想著你也一樣在我身邊陪著。

期待彩虹出現,但今天卻意外的是晴天,不能像傳說中彩虹出現,

就有精靈從虹的那一頭溜過來傳遞幸福,然後將我的思念和祝福也帶去給你。

我在沙灘上畫了無色的彩虹,七道弧形,哪一痕都是濃濃的思念。

清晨的八里,只有即將滅掉的燈火和對岸整夜未關燈的店家招牌。

我卻無法跟誰分享這些,僅能望著將明的天空,微笑著。

「我的微笑,你看見了嗎?」

我和你講起我最近的困惑,就跟遇上你時一樣,從來都沒有變過的一種態度,跟隨了那麼多年,

我僅無力的面對著,週而復始。你跟我講過的那些話,我都還記得,

那些因為我往後跑的力量大過你來靠近時你的無力和無奈,我都還記得,只是,

同樣的狀態來時,我仍然只是轉身想跑。

而心即使一樣停在原地。

我無法相信的那些,又開始左右我其實已經無法多容納的腦袋,

而纏繞著我的顧慮也像不斷湧出的泉水,無法停歇。我企圖用你說過的那些來安撫自己的心,

和不安的靈魂,但我似乎又因為無法緊握住那青如羽毛的靈魂而全然失控。

我想念你決定要我和你一起時的強大擁抱力量,和那個深情的吻。

再也沒有誰可以這樣做了,於是我僅能跑,跑得越遠,以為可以看得更仔細,跑得越急,

以為可以將整個世界翻轉一遍,於是我能回到最原點,不用擔心傷害。

只是,我真的錯了,在遇到你之前我錯的離譜,你離開與我同在的地球表面後,

我又回到那個離譜的境界了。我從來沒有忘記跑的感覺,只要相遇,

我就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真實及需要珍惜。

我就是無法相信,相信那些與風花雪月相關的情感,都可以與我有關。

你說過:「當然有關!」

「怎辦?你不在的這裡,我一點都無法冷靜的面對。」我僅能看著海平面對你說著抱怨。

而你已經離開去的世界,也有像我一樣的人種嗎?我在心裡不斷想著,

想著那些胡思亂想,與壓抑住的種種思緒。

「是你派來的嗎?」我丟了石頭問了你,你給了答案。

我再問:「真的嗎?」你一樣給了我正反的結果。

於是我又問:「說笑的吧!」你大概氣得不想理我,沒給我回應了。

這近三年的日子,我已經不知道怎麼表達那些潛藏在內心的澎湃,更無法精確的說出我的痛楚,

只要一碰,我就閃躲,沒了你那樣強大的力量將我拉住,一切都是空的,

就只是眾人口中想太多的最佳例證,孰不知,我也做了好多的掙扎,

那麼多無法好睡的夜裡,我跟自己拉扯了多少回。

然而,我要怎麼說,說出那些他們知道的不知道?

真的要怎麼說,我僅只是恐懼,恐懼的力量真的會將我吞噬。

你一定知道,只是風起時,我並不能感受你有透過風希望讓我知道什麼。

就當你又醉了,像從前一樣,醉得不省人事,也永遠不知道我怎麼面對你時是怎樣的心痛!

因為你總只是在清醒時,面對我對你的所有指責,當作玩笑。

喝醉酒的人幾乎都一樣,他們說。

風並未帶來你的氣味,我卻在最近聞到熟悉,那個酒氣的記憶讓我想起了你,

想起你用多大的力量將我拉近又推遠,將我呵護又拋棄,一次次又一回回,

我只是不斷將自己打理好再度站在你的面前,等待你隨時召喚。

我心甘情願,卻無力挽回太多的沮喪和遺憾。

我歡喜接受,卻沒法拉回在黑暗底層中的你。

我依然記得你要走的那天,天氣一樣晴朗,是個美麗的夏天,我們沒有說話,

僅剩的一次說話也是故意嘲笑已分手的我們何苦再彼此折磨,不願放手。

我們都不願意輕易放了彼此,於是爭吵和?#92;水像吃飯一樣,每天必須,直到我真的累了,

最後以逃跑的姿態,不願回來。可是,真的要放手的那一天,我站在你的面前,

握著最後一次你的雙手,那一刻緊握,我終於明白,要放手讓你走了,

即使我長了勇氣不再往後逃跑,可以用強大的力量將自己穩穩放在你面前,也都來不及了。

你的母親最後給了我擁抱,他不知道我們的關係,就像其他在場的其他情人一樣,

我們都只是朋友身份站在那,沒有人過來像我一樣牽起你的手,

更沒有人像我一樣靠你如此近,只為了看上那最後一眼。

我從來沒有要與你分手,我們連那句充滿偶像情節的「分手吧!」都沒說出口。

可是,我們真的沒在一起了,是你用了最絕決的方式逼我離開了,

在天空很藍的美麗夏天裡,看著我不捨得眼神,出門跟新朋友相約去了。

我都以為,有一天,你會再跟那個夜晚一樣,突然給我擁抱及一吻,

然後帶著我在無數個夜裡奔馳在南北兩地,刻畫我們共同的旅行痕跡。

我從來沒想這樣分手,但是我真的就是做了。

連同這一回,眼看著又將搞砸。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