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起來


夫妻間很少有不吵架的,他倆也一樣。

他的脾氣不夠好,有點小肚雞腸,愛鑽牛角尖,心情不好的時候就衝她吼叫,發脾氣。

她是個很溫順的女子,不會和他吵架,只會隱忍。氣極了,或者忍不住了,

她就跑出去,去娘家,去朋友家,或者去公園一個人靜一靜。

每次她一離家出走,他的氣就消了,然後就是後悔和著急。後悔不該氣她,

擔心她會出什么事情,於是會給她打電話。她呢,不接他電話,躲著他,讓他著急。

這就像捉迷藏,她躲,他尋。找到了,他會將她抱得很緊,很後悔地罵自己是混蛋,

賭咒發誓說,今後再也不會氣她了。硝煙就這樣散盡,兩口子重新柔情蜜意。

吵一次架,捉一次迷藏,愛,反而更濃烈了。

但是,他就是那樣地臭脾氣,所有的賭咒發誓都不算數。隔了不長時間,為了一點小事,

他還是會衝她發脾氣,還是會惹得她離家出走。於是,新一輪的捉迷藏又開始了。

這樣反反復復,終於有一天,無論他怎么發脾氣,她也不離家出走了,

就在家裏守著他。因為他出事了。

他辦了一個小加工廠,類似於小作坊,他自己既是老闆,也是工人。

工作中他一時疏忽大意,褲腿被機器的輪子卷住了,就這樣被軋斷了雙腿。

為了療傷,他耗盡了家中的所有錢財,但下半生仍需在輪椅上度過。

失去雙腿的他脾氣更加暴躁,她只能順著他,溫言軟語地勸他,

怎么受氣也不敢再離開家。因為他需要她的照顧。

但他卻變本加厲,嫌她做的飯菜不好吃,嫌她為他擦身子的水熱了、涼了,

反正什么都不如意,總藉口發脾氣。起先還只是罵她,到後來,竟動了手。

他出院回家不到半個月,她就瘦得不成樣了。她白天要料理他的生活,

晚上連個覺都睡不安穩。他總是找些雞毛蒜皮的事來同她吵架,整宿整宿地吵。

她很快萎頓起來,一坐下來就打瞌睡。她實在太需要睡眠了,而他是那樣狠心,

仍是不肯放過她。這天晚上,她剛剛躺下來,他就又罵開了,幾乎是無緣無故的。

她不計較,任他罵。他卻得寸進尺,上了手,一巴掌摑在她臉上,半邊臉立即就腫了起來。

任她如何溫順,也受不了這樣的日子。

她終於生氣了,說:“你要是再這樣,我就走了,不理你了。”

他則暴吼起來:“滾,滾得越遠越好!”

她真的從房間裏沖出來,衝到客廳,打開大門,“當”一聲,重重地將門摔上了。

他躺在床上,聽著客廳裏的動靜,知道她是真的離家出走了。

他先是感到失意,接著就是傷心,哭,無聲地哭。他哭了很久,

連枕頭都被淚水弄濕了,這才從床上爬起來,開始寫遺書。

他早就有尋死的心,他不想拖累她。只是她一直守在他的身邊,他沒有機會。

他本不想折磨她,折磨她時他會心痛,但是,為了不拖累她,他只能這樣。

寫好遺書,他掙扎著爬下床,爬到廚房,擰開了煤氣。

他就躺在廚房的地板上,等待著達到自己的目的。

煤氣嗤嗤地響,他的身體也漸漸綿軟,他終於昏迷了過去。

但他還是醒了,醒來後躺在醫院裏。他不知道誰救了他,問醫生。

醫生說:“是你老婆報的警,她說你家裏煤氣泄漏,你有生命危險,讓警察去救你。”

她不是離家出走了嗎,怎么會知道他擰開了煤氣?難道她又回家了?

他警覺起來,問:“我老婆呢?”醫生說:“你在醫院的這兩天,你老婆一直沒來過。”

他駭住了,發了瘋似的喊:“快找我老婆,她會不會就在家裏?”

警察去了,在他家裏仔細搜索。當他們打開客房的衣櫃時,

所有人都驚呆了:她歪在衣櫃裏,半倚半躺,嘴邊的白沫乾了薄薄的一層,

人早就死了,而她的手上還握著手機。

她最後一次與他捉迷藏,躲在了自己家中的衣櫃裏。

關於她的死,人們只能這樣推測:她並沒有離開家,她擔心離開家後他會有什么不測,

但是,她又太需要睡眠了,所以她做了個離家出走的假像,躲進衣櫃裏。

這樣,他以為她離家了,不會再吵鬧,她也可以從衣櫃裏關注他的動靜,既可以睡覺,

又可以防止他有什么意外。然而,躲進衣櫃後,她架不住瞌睡,睡著了,等她醒來時,

屋裏已到處彌漫著煤氣。她中毒已深,已經不能從衣櫃裏出來了,

她惟一能做的,就是拼了所有的力氣用手機撥了110。

然而,她至死也只能牽挂著丈夫的安危,只叫警察救自己的丈夫,卻忘了自己。

警察到現場時,也只發現了她的丈夫,誰會想到,還有一個人,藏在衣櫃裏呢?

最後一次捉迷藏,她永遠地藏住了自己,卻用愛,找回了他的生命。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