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溫馨小故事


[1]一朵玫瑰花

有位紳士在花店門口停了車,他打算向花店訂一束花,請他們送去給遠在故鄉的母親。

紳士正要走進店門時,發現有個小女孩坐在路上哭,紳士走到小女孩面前問她說:「孩子,為什麼坐在這裡哭?」

「我想買一朵玫瑰花送給媽媽,可是我的錢不夠。」孩子說。紳士聽了感到心疼。

「這樣啊……」於是紳士牽著小女孩的手走進花店,先訂了要送給母親的花束,

然後給小女孩買了一朵玫瑰花。走出花店時紳士向小女孩提議,要開車送她回家。

「真的要送我回家嗎?」

「當然啊!」

「那你送我去媽媽那裡好了。可是叔叔,我媽媽住的地方,離這裡很遠。」

「早知道就不載妳了。」紳士開玩笑地說。紳士照小女孩說的一直開了過去,沒想到走出市區大馬路之後,

隨著蜿蜒山路前行,竟然來到了墓園。小女孩把花放在一座新墳旁邊,

她為了給一個月前剛過世的母親,獻上一朵玫瑰花,而走了一大段遠路。

紳士將小女孩送回家中,然後再度折返花店。他取消了要寄給母親的花束,而改買了一大束鮮花,

直奔離這裡有五小時車程的母親家中,他要親自將花獻給媽媽。


一朵玫瑰花:

為逝者舉行盛大喪禮,不如在他在世時善盡孝心。

------------------------------------------------------------------------------------------------

[2]沒有上鎖的門

鄉下小村莊的偏僻小屋裡住著一對母女,母親深怕遭竊總是一到晚上便在門把上連鎖三道鎖;

女兒則厭惡了像風景畫般枯燥而一成不變的鄉村生活,她嚮往都市,想去看看自己透過收音機所想像的那個華麗世界。

某天清晨,女兒為了追求那虛幻的夢離開了母親身邊。她趁母親睡覺時偷偷離家出走了。

「媽,妳就當作沒我這個女兒吧。」可惜這世界不如她想像的美麗動人,她在不知不覺中,

走向墮落之途,深陷無法自拔的泥淖中,這時她才領悟到自己的過錯。

「媽!」經過十年後,已經長大成人的女兒拖著受傷的心與狼狽的身軀,回到了故鄉。

她回到家時已是深夜,微弱的燈光透過門縫滲透出來。她輕輕敲了敲門,卻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女兒扭開門把時嚇了一跳。「好奇怪,母親之前從來不曾忘記把門鎖上的。」

母親瘦弱的身軀蜷曲在冰冷的地板,以令人心疼的模樣睡著了。

「媽……媽……」聽到女兒的哭泣聲,母親睜開了眼睛,一語不發地摟住女兒疲憊的肩膀。

在母親懷裡哭了很久之後,女兒突然好奇問道:「媽,今天妳怎麼沒有鎖門,有人闖進來怎麼辦?」

母親回答說:「不只是今天而已,我怕妳晚上突然回來進不了家門,所以十年來門從沒鎖過。」

母親十年如一日,等待著女兒回來,女兒房間裡的擺設一如當年。這天晚上,母女回復到十年前的樣子,緊緊鎖上房門睡著了。


沒有上鎖的門:

家人的愛是希望的搖籃,感謝家的溫暖給予不斷成長的動力 

---------------------------------------------------------------------

[3]便當裡的頭髮

在那個貧困的年代裡,很多同學往往連帶個像樣的便當到學校上課的能力都沒有,我鄰座的同學就是如此。

他的飯菜永遠是黑黑的豆豉,我的便當卻經常裝著火腿和荷包蛋,兩者有著天壤之別。

而且這個同學,每次都會先從便當裡撿出頭髮之後,再若無其事地吃他的便當。這個令人渾身不舒服的發現一直持續著。

「可見他媽媽有多邋遢,竟然每天飯裡都有頭髮。」同學們私底下議論著。為了顧及同學自尊,

又不能表現出來,總覺得好骯髒,因此對這同學的印象,也開始大打折扣。有一天學校放學之後,

那同學叫住了我:「如果沒什麼事就去我家玩吧。」雖然心中不太願意,不過自從同班以來,

他第一次開口邀請我到家裡玩,所以我不好意思拒絕他。隨朋友來到了位於漢城最陡峭地形的某個貧民村。

「媽,我帶朋友來了。」聽到同學興奮的聲音之後,房門打開了。他年邁的母親出現在門口。

「我兒子的朋友來啦,讓我看看。」但是走出房門的同學母親,只是用手摸著房門外的樑柱。

原來她是雙眼失明的盲人。我感覺到一陣鼻酸,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同學的便當菜雖然每天如常都是豆豉,卻是眼睛看不到的母親,小心翼翼幫他裝的便當,

那不只是一頓午餐,更是母親滿滿的愛心,甚至連摻雜在裡面的頭髮,也一樣是母親的愛。


便當裡的頭髮:

先入為主的觀念往往影響人一生的格局,多觀察、多探討會有更多意外的發現。 

----------------------------------------------------------------------------

[4]種花的郵差

有個小村莊裡有位中年郵差,他從剛滿二十歲起便開始每天往返 五十公里 的路程,日復一日將憂歡悲喜的故事,

送到居民的家中。就這樣二十年一晃而過,人事物幾番變遷,唯獨從郵局到村莊的這條道路,從過去到現在,

始終沒有一枝半葉,觸目所及,唯有飛揚的塵土罷了。

「這樣荒涼的路還要走多久? 」他一想到必須在這無花無樹充滿塵土的路上,踩著腳踏車度過他的人生時,

心中總是有些遺憾。有一天當他送完信,心事重重準備回去時,剛好經過了一家花店。「對了,就是這個!」

他走進花店,買了一把野花的種籽,並且從第二天開始,帶著這些種籽撒在往來的路上。

就這樣,經過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他始終持續散播著野花種籽。沒多久,

那條已經來回走了二十年的荒涼道路,竟開起了許多紅、黃各色的小花;夏天開夏天的花,秋天開秋天的花,

四季盛開,永不停歇。

種籽和花香對村莊裡的人來說,比郵差一輩子送達的任何一封郵件,更令他們開心。

在不是充滿塵土而是充滿花瓣的道路上吹著口哨,踩著腳踏車的郵差,不再是孤獨的郵差,也不再是愁苦的郵差了。


種花的郵差:

人生如白駒過隙,時光飛逝,何妨留下善行,提供後人乘涼。 

----------------------------------------------------

[5]第一百個客人

中午尖峰時間過去了,原本擁擠的小吃店,客人都已散去,老闆正要喘口氣翻閱報紙的時候,

有人走了進來。那是一位老奶奶和一個小男孩。

「牛肉湯飯一碗要多少錢呢?」奶奶坐下來拿出錢袋數了數錢,叫了一碗湯飯,熱氣騰騰的湯飯。

奶奶將碗推向孫子面前,小男孩吞了吞口水望著奶奶說:「奶奶,您真的吃過中飯了嗎?」

「當然了。」奶奶含著一塊蘿蔔泡菜慢慢咀嚼。一晃眼功夫,小男孩就把一碗飯吃個精光。

老闆看到這幅景象,走到兩個人面前說:「老太太,恭喜您,您今天運氣真好,是我們的第一百個客人,所以免費。」

之後過了一個多月的某一天,小男孩蹲在小吃店對面像在數著什麼東西,使得無意間望向窗外的老闆嚇了一大跳。

原來小男孩每看到一個客人走進店裡,就把小石子放進他畫的圈圈裡,但是中餐時間都快過去了,

小石子卻連五十個都不到。心急如焚的老闆打電話給所有的老顧客:「很忙嗎?沒什麼事,我要你來吃碗湯飯,今天我請客。」

像這樣打電話給很多人之後,客人開始一個接一個到來。「八十一,八十二,八十三……」小男孩數得越來越快了。

終於當第九十九個小石子被放進圈圈的那一刻,小男孩匆忙拉著奶奶的手進了小吃店。

「奶奶,這一次換我請客了。」小男孩有些得意地說。

真正成為第一百個客人的奶奶,讓孫子招待了一碗熱騰騰的牛肉湯飯。而小男孩就像之前奶奶一樣,含了塊蘿蔔泡菜在口中咀嚼著。

「也送一碗給那男孩吧。」老闆娘不忍心地說。

「那小男孩現在正在學習不吃東西也會飽的道理哩!」老闆回答。

呼嚕……吃得津津有味的奶奶問小孫子:「要不要留一些給你?」

沒想到小男孩卻拍拍他的小肚子,對奶奶說:「不用了,我很飽,奶奶您看……。」


第一百個客人:

一念善心助長一棵幼苗,棵棵幼苗可以成林,人人有愛、社會有情。


.............. .................... ....................

[6]世上最美味的泡麵

他是個單親爸爸,獨自撫養一個七歲的小男孩。每當孩子和朋友玩耍受傷回來,他對過世妻子留下的缺憾,便感受尤深,心底不免傳來陣陣悲涼的低鳴。這是他留下孩子出差當天發生的事。因為要趕火車,沒時間陪孩子吃早餐,他便匆匆離開了家門。一路上擔心著孩子有沒有吃飯,會不會哭,心老是放不下。即使抵達了出差地點,也不時打電話回家。可孩子總是很懂事地要他不要擔心。然而因為心裡牽掛不安,便草草處理完事情,踏上歸途。

回到家時孩子已經熟睡了,他這才鬆了一口氣。旅途上的疲憊,讓他全身無力。正準備就寢時,突然大吃一驚:棉被下面,竟然有一碗打翻了的泡麵!「這孩子!」他在盛怒之下,朝熟睡中的兒子的屁股,一陣狠打。「為什麼這麼不乖,惹爸爸生氣?你這樣調皮,把棉被弄髒要給誰洗?」這是妻子過世之後,他第一次體罰孩子。

「我沒有……」孩子抽抽咽咽地辯解著:「我沒有調皮,這……這是給爸爸吃的晚餐。」

原來孩子為了配合爸爸回家的時間,特地泡了兩碗泡麵,一碗自己吃,另一碗給爸爸。可是因為怕爸爸那碗麵涼掉,所以放進了棉被底下保溫。

爸爸聽了,不發一語地緊緊抱住孩子。看著碗裡剩下那一半已經泡漲的泡麵,啊,孩子,這是世上最最美味的泡麵啊!

世上最美味的泡麵:

孩子即使再年幼也有他們的尊嚴,如果父母發現錯怪了孩子,要勇敢向他們說:「對不起!」

Posted by 痞子黑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