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心電感應


我沒有兄弟姊妹,所以無從體驗那種「親兄弟,明算帳」,

卻又「打虎親兄弟」的微妙情感,但我卻看過別家的兄弟姊妹,

由於感情深厚而產生的心電感應,過程十分奇妙。

我在陽明山上大學時,大三那年暑假,救國團委託我們戲劇系舉辦一項為期七天的「大專戲劇研習營」,

於是,我跟幾個同學留在山上當輔導員。

那時,我有個男組員,外號叫「黑松」,他來自一所師範學校,耍寶功力一流,

隨便一舉手、一投足,就能把大家逗得捧腹大笑。不過要看黑松耍寶只限於白天,因他一到晚上,就安靜的留在寢室寫信。

最初大家以為他在寫情書,後來他澄清,他是寫信給已出嫁的姊姊。

出生農家的黑松,父母都忙於農事,所以從小就由姊姊帶大,

姊弟之間的感情十分深厚,無論喜怒哀樂,姊弟倆都會互相分享。

就在戲劇研習營的活動進入第五天,我記得那天大約下午兩點,

大家正在禮堂聽姚一葦教授演講時,黑松忽然彎著腰、摀著腹部,

表情痛苦的走出去。我跟另一個男輔導員覺得事情不對,也跟著出去,只見黑松蹲在走廊,皺著眉說他的右腹特別痛。


我們緊急找來校醫,校醫說由黑松疼痛的部位,他擔心是盲腸炎,

最好趕緊送到山下的醫院。於是,我跟那個男輔導員陪著黑松,由系主任開車,緊急把黑松送到山下的大型醫院。

在急診室裡,黑松抱著肚子不斷呻吟,醫師也懷疑是盲腸炎,

但黑松說他小時候盲腸就割掉了,而且驗血跟其他檢查結果都正常,可是黑松依然不舒服。

實習醫師抓抓腦袋說:「如果是女生,這個部位是靠近卵巢或輸卵管,

但是你……所以我們不考慮婦科方面的疾病,不過我懷疑你是不是心理因素,

比如說,有的小孩會因為不喜歡上學而鬧肚子痛……」實習醫師的話,令我們哭笑不得。


這時,系上的助教騎著機車急急趕來,告訴黑松,他姊夫打電話到系上,

說黑松的姊姊下午兩點左右,右下腹劇痛,合併下體大出血,經緊急送醫,檢查結果是子宮外孕,

現在正在開刀。算算時間,黑松跟他姊姊,幾乎在同一時間腹痛,而且痛的部位也相同。


更神奇的是,當黑松知道姊姊已送進開刀房後,腹痛竟奇蹟似的好了,留下一臉驚訝的我們。

醫師卻說了一句話:「拜託!開什麼玩笑嘛。」事後,我們幾個輔導員私下討論,

黑松姊弟的心電感應這麼神奇,如果將來黑松的姊姊要生孩子,黑松的肚子不知道會怎樣?


還有一件事也很奇特。我以前在傳播公司節目部上班時,業務部有個超級悍將,

大家都叫他「小何」。他除了口才一流,酒量更是了不得。他來自南部眷村,

父親的年紀很大了,所以他得賺錢供妹妹上學費昂貴的私立高中。


他曾經拿他妹妹的學生照給我看,得意的說:「漂亮吧!我老妹可是我們眷村有名的清純小百合喔。」

我看著照片中甜美清秀的少女,跟小何開玩笑,叫他把妹妹帶來試鏡,但小何立刻收起笑容,

欲言又止的說:「妳不要開玩笑了,我妹妹她……唉,算了!不說也罷。」


某年,我們公司在餐廳包廂吃尾牙,小何才剛跟同事乾完一杯紹興,忽然摔倒在地,

用手掐著自己的脖子,痛苦的喊痛。大家都被他這突來之舉嚇了一跳,以為他得了什麼急病。

那時,餐廳人員正急急忙忙準備打電話叫救護車,小何竟像個小女孩般,

坐在地上啜泣著說:「我走路真的這麼難看嗎?」這舉動跟平時充滿陽剛之氣的小何,

簡直是南轅北轍,大家都看傻了眼。


當時我們公司有個劇務,深諳密宗,他懷疑小何八成中邪了,但總經理堅持,

送醫最保險,於是幾個業務部的男生,自行開車把小何送到附近的醫院。


次日,小何卻請假回南部老家,因為聽說昨晚在他掐著自己脖子喊痛的同時,

她妹妹竟在家中浴室喝鹽酸自殺。後來我們才知道,何妹妹從小就患小兒麻痺症,

走路一跛一跛的。平時,常有幾個頑皮的高中男生笑她走路難看。


她自殺那天,赫然發現她平日愛慕的一個男生,竟然也在取笑她的人群之列。

她在遺書上畫滿了一雙雙腳,寫著:「我走路真的這麼難看嗎?」


我可能是全公司唯一看過何妹妹照片的人,所以對她的死,比其他同事更有感觸。

那時,我常想,何妹妹在生死間掙扎時,一定很希望小何能扶她一把,

否則小何不會跟她產生那麼強烈的心電感應。但是,何妹妹如果知道小何為了賺錢供她念書,

經常早上六點就到客戶家門口「堵人」,或陪客戶喝酒喝到天亮,

不知道是否還忍心用這麼激烈的方法傷害自己,讓小何及家人痛不欲生?

創作者介紹

★☆╮孤單〃冷空氣╭☆★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