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經用生命愛一個人嗎?
全心全意的、忘我的愛著,為他呼吸、為他喜怒哀樂、為他驚狂顛躓、為他百

轉千迴、為他魂不守舍。

是的,我曾經這樣地痴戀一個人,在我彗星一閃的年輕歲月,他是最驚心動魄

的風景,最扣人心弦的樂章。

鶴立於所有記憶,他以永恆的姿勢,哀傷的佇立在我的心靈角落。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不曾減損重要,只是,偶爾,我會故意遺忘,遺忘他帶給

我的甜美與失落。

在即將告別目前這個工作崗位的前五天,一封來自他家鄉的陌生字跡的信件,

喚醒了休憩的情感,

也使我再度倒帶,在回憶的暗房裡重新觀賞我們的愛情劇。情節幽幽遠遠,情

緒深深切切!

那一年的紐約冬季,如常的低溫、多雪,

我任性地選擇這座令人目不暇接的城市,做為離開家躍向自由的跳板。

老爸說學歷即能力,我不苟同,但能接受,

因為出國讀書可以為我安裝上飛翔的翅膀,是我渴求自在單飛的出口。

老爸對熔爐般的紐約不具好感,太大太複雜太不安全是他的理由,他害怕鬆綁

的路痴女兒迷失方向。

而處處是驚喜的我卻在尋途問路的雀躍張望中,邂逅了我今生的第一份溫暖。

眼睛蓄電會笑,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

一群來自台灣的同學聚會,他們叫他詩人。

他的自我介紹簡潔得敷衍,可是我的雙唇卻不自主的圈成圓形吐出:「 喔──

我讀過你寫的詩。」

出國前,我曾是文藝少女,在報紙的副刊上,他的名字曾吸引我的注目。

眼睛好奇會說話,是我給他的第一印象。

後來,我們在一起,他喜歡暱稱我折人──善於折磨的人,因為愛情不在他規

畫的留學生活裡,

可是我卻硬軋上一腳,弄亂了他的秩序。一直都是我在乎他比他在意我多。

他總是忙,不是忙著課業,就是忙著打工。

「我不是雲端的小孩,我必須掙錢供養我的身體、我的腦袋、我的未來。」

認識我之後,他說:「更辛苦了,還要供養情人像黑洞般深不可測的情慾。」

可是,他的笑很滿足。

很久不再寫詩的他,寫詩的心情逐漸復活了。

來自南台灣的他散發著陽光本色,再累再忙,總是笑臉。我出國只是因為想出

國,他出國則是背負希望;

因為上一代已經和成功無緣,於是倚賴他囤積成功的能量,光耀門楣。

所以,他只能給我有限的時間。

而對一個戀愛中的女子,再多的相處都覺得不夠,更何況 是必須和他的生活計

較分分秒秒呢!

他不忍我總是為了見面犧牲睡眠,他放棄了一個一周兩天的打工工作。

他會來等我下課,挽著他的手,我們在校園漫無目的的散步,以愛情的正常節

奏分享彼此的夢與笑,

走著說著,幸福的況味浮現,有一種幻覺,直走下去就會扺達永遠。

但是,終點對於才二十六、七歲的我們,畢竟是太遙不可及了。

每個晚上,他報平安的電話是我的晚安曲。常常,我等他等得心慌。

很深的夜,他的電話空響,紐約的夜危機四伏,打工賺不了多少錢,我不要他

冒險。

他以擅長的文字安撫我的憂懼,清晨的信箱裡,經常有他熬夜作的詩,他是我

御用的詩人。

以生日禮物之名,在我們相識的第一個一月三十一日,我要他將自己送給我。

那是一次美妙的肉體探索,他對我說:「謝謝妳!」而不是「我愛妳」。

我為他向媽媽要了一筆錢,只有女人了解女人對愛情的固執,我不願意我愛的

人為生活耗損靈氣。

「小心,他騙妳。」媽媽的警告令我不悅,故意說:「那我就虧大了,人財兩

失。」

他不要我的錢,他說用得會不踏實。他依然兩頭忙,而且分神愛我。

我懷疑,一個人怎會有如此不竭的能量。

夏天的時候,他第一次鬧頭痛。

歡愉過後,我擁著他的身體,像抱住一塊冰柱,我顫得牙齒發抖:「你為什麼

這麼冷?」「我的頭好痛。」他拒絕看醫生:「我只是累了。」我給他吃了一

顆止痛藥,命令他休息。

之後,他的頭痛不定時發作。

在吵架的時候、在課業不順的時候、在家裡來信的時候,甚至在做愛的時候。

他從不說不舒服,但我注意到了他的蹙眉。

我疑心那是一種逃避的動作;或許他不愛我了,雖然他從來沒有對我說過一次

愛。

我重提了我的建議,不要再打工,專心學業。趕快拿到學位,一起回台灣。

他考慮三天後,接受我的借款,辭去所有工作。秋天來了,我們正式一起生

活。

我們最愛抱在一起聊天,總是該睡的時候睡不著,不該睡的時候清醒不了。

爸媽來紐約看我,我不讓他迴避。

爸爸喜歡有綠卡的男人,即使是阿貓或阿狗,

所以當爸爸聽他說:「是的,拿到學位後,我會回去。」就關上話匣子。

媽媽始終站在我這邊,和他越聊越有趣,回台灣前夕特地選購了一套西裝送

他。

歲月靜好,不好的是我的課業,重得我快喘不過氣。

他除了是我的御用詩人,並兼任我的私人家教。

可是,我的心思都放在愛情上。

他翻譯、他講解,我充耳未聞,只是望著他痴笑,我說:「我真的很愛你

耶!」

他嘆了一長氣,擰擰我的臉頰,「天字第一號傻瓜。」

有一夜,下大雪,吵醒了我。他沒睡,痴傻的凝視著我,嘴角浮掛微笑,我輕

拍他的臉,「笑什麼?」

他答非所問:「活著,真好!活著,和妳在一起,真好。」

然後緊緊的摟住我,他的體溫穿透衣服熨燙我的心。

我輕啄他的唇,提出長久的疑問:「為什麼,愛可以做不可以說?」

他深情在眸的回答:「因為我將妳放在心上而不是嘴上。」

活著,相愛,真好!

耶誕節才過,他失蹤了一天,回來後,沒有交代行蹤,卻急躁得彷彿被調換靈

魂地說:

「我好想台灣,離開兩年多,我一直沒回去。

媽媽健康嗎?弟妹長大了吧?我好想好想他們,我想立刻回家。」

一九九四年的最後一天,我送他走。「我會打電話給妳,等我回來。」

我一直捨不得鬆開他的手,他以堅決的口氣告訴我。

之後,我們未曾再見。我天天打電話給他,他家裡的電話多半是空響,

有人接聽,答案也總是「他不在,不曉得什麼時候會回來。」我的留話有被轉

告嗎?

或許沒有,或許有,但結果沒有任何不同,他依然沒有回音。

我從紐約找回台北,兩個月不停地接按電話鍵盤,食指竟按出了繭。

媽媽看不下去我幾近瘋狂的模樣,日日夜夜守著我,

我問媽媽:「為什麼他不要我?」媽媽抱著我輕輕搖頭。

爸爸要我回學校去,我說我混不下去了,回不去了。

紐約的記憶絕美,讓我無法獨自面對。我問過在紐約的台灣同學,他沒有回

去,且失去消息。

我恢復清醒,找了一份記者的工作鬻字維生,留下清楚的線索,方便他找 尋

我;

我未曾放棄他對我的承諾──我會打電話給妳。

愛情對我而言,已是可有可無。

追求我的男人,新鮮好奇的是我的泠酷、我的不在乎。

我只在覺得寂寞時才理會他們,太多時候我是忙碌的。

五年了,我的讀者不少,但響起的電話沒有他打來的。

直到昨天,正好截稿,有電話進來,陌生的女聲,「請問,九三年和九四年妳

在美國嗎?」

我冷冷地說:「嗯,妳有何貴事?」「是紐約嗎?」她緊張的繼續問。

「嗯,妳有什麼事?」她沒有回答我,「妳認識唐毅中嗎?」我的心用力一

跳,我不能說話。

她追問:「認識嗎?」我嘆了口氣,「嗯!」她叫我舒姊姊,「我是唐毅中的

妹妹,我找妳找了好久。」

她要了我的聯絡地址,她說有東西要寄給我。

我忍住了沒問她,「妳哥呢?結婚生子了?他為什麼不自己打電話過來?」

今天上班,我收到快遞,來自南方的信件,信封內一張信箋及一張支票。

我讀著信──

「敬愛的舒姊姊妳好:我的大哥唐毅中因為腦部惡疾開刀失敗,在一九九五年

二月一日已離開人世和我們。

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光,我們深刻感覺他對妳的眷戀不捨。

他交代,向妳借的錢,不管早晚必須償還,所以,這幾年二哥和我盡力存錢,

終於可以完成大哥的遺願。

非常感謝妳對大哥的照顧,也很可惜無福叫妳一聲大嫂。

大哥最後的話:大恩難謝,厚愛難忘。祝妳幸福唐毅中敬筆 」

盛夏的台北夜晚,我的左臉貼在因為空調而冰涼的玻璃窗上,仰望暗無星子的

天空,

我的雙眼彷彿看見雨雪霏霏的那個紐約冬夜,他深情而陶醉的凝視我,

欣喜地說:「活著,真好!活著,和妳在一起,真好!」

原來,他真的將我放在心上。

我懷疑的一場夢境,是他真真實實的愛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