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你所愛的人


你非常的相信你的朋友嗎?你非常相信你所愛的人嗎?

有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對他們喪失信任?

我曾經因為不相信我的朋友和喜歡的人,

而犯下了一輩子都沒辦法彌補的罪孽...

四年前的9月,我帶著我的好朋友亞靜去見我的男朋友韋凱!

他們很談的來,一見面非常聊的來!!

當時我很開心,終於有一個男的朋友讓亞靜看的順眼的了!!

之後我們常常會三人一起出遊,但都是亞靜和韋凱在說話,我發言的機會很少...

漸漸我的心中開始漸漸的萌生一種莫名的嫉妒心...

有一天我跟同學一起去逛街,赫然發現對面的咖啡廳裡,

坐著兩個熟悉的身影...是亞靜和韋凱!

怎麼會...韋凱不是說他今天有課嗎?

為什麼會跟亞靜在咖啡店裡喝咖啡?而且還有說有笑!

從那時開始我對他們兩更加的懷疑了...

[曉馨!]是亞靜的聲音!我看到她向我走過來,

一看到她我腦海裡就想到昨天在街上所目睹的情形,

我馬上就撇頭走開不理她,可是亞靜又跑過來拉住我,

[怎麼不理我?心情不好嗎?]我看到她這樣的問我,我心情更糟,

[沒什麼,放開我,我要去上課了!]我甩開她的手冷冷的走開了!

之後我便不再跟亞靜聯絡,在校園裡碰面也假裝沒看到,

好幾次亞靜打電話給我,我都馬上掛掉,

一有空我一定把韋凱黏的緊緊的,目的就是不讓他跟亞靜見面...

幾個禮拜後,我又看到亞靜和韋凱在一起,

我一路跟蹤他們,先後到了蛋糕店,再來又去鎮金店,

我越來越生氣,最後兩人一起進了韋凱的公寓,

我終於忍無可忍了馬上衝進了屋子,我氣呼呼的瞪著他們兩,亞靜突然開口

[曉馨!真巧我正要打電話叫妳來呢!!]

[妳當然想我來啦,這樣妳就可以讓我看到妳勝利搶贏別人的樣子啦!]

我非常衝動的大吼

[妳說什麼,我聽不懂!]

[還裝!妳三番兩次的單獨跟韋凱一起出去,妳以為我不知道嗎?不要臉!]

『啪!』

[曉馨,不要太過份了妳!]

韋凱一巴掌打到我臉上,我愣住了...

[你打我...你打我...你為了她打我!!好,我死給你看!!]

說完我便衝出屋子衝往大馬路,一台正奔馳的小貨車向我衝過來!!

[曉馨!]...亞靜和韋凱向我衝過來

當時我所看到的最後一幕就是亞靜和韋凱緊緊的把我抱住...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漸漸的清醒,看到醫院上的日曆才知道原來我已經昏迷了一天了...

我躺在床上想想,如果他們真的那麼喜歡對方我想我應該成全他們...

我起身杵著拐杖慢慢的走到亞靜的病房,只見她呆呆的坐在輪椅上兩眼無神,

連動都不動一下

當時我以為她只是嚇壞了,我走到她身邊蹲下來對她說:

[亞靜,我想通了,既然你們是真心相愛我只好成全你們...

既然他的心已經不在我這了我再強求也沒用...]

當我說到這我發覺亞靜怪怪的,不管我怎麼說她都沒有任何反應!!

[亞靜...亞靜!]她依然沒有反應,只是呆呆的注視前方...

突然,亞靜的一個朋友走了進來對我說:

[妳再怎麼叫也沒用了,她因為這次的車禍腦部嚴重受損,

雖然保住性命但以後永遠都是植物人了...]

說到這她開始哽咽便對我吼道:

[妳高興了吧!妳把她害成這樣妳高興了吧?]

[我...我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我真的不知道...

要不是我看到他們兩經常單獨出去,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

要不是他們背叛了我...]

[閉嘴!妳知道他們為什麼偷偷摸摸的出去嗎?

因為他們希望能幫妳過一個難忘的生日!

妳知道為什麼他們會一起去鎮金店嗎?

因為韋凱希望能在妳生日當天向妳訂婚,那條金鍊是訂婚禮物!!

本來他們一起到了公寓要馬上叫妳去,因為他們希望給妳一個驚喜!!

而妳卻這麼小心眼,以有色眼光來看待他們,妳覺得這樣對嗎?]

聽到這我整個人都僵硬了,頓時我覺得我的心都碎了...

[妳看看她,一個還有大好前途的人就這樣被妳毀了一生!!]

[韋凱呢...]我虛弱的問...[妳自己去看吧!]

我快速的走到韋凱的病房,一進門看到是另一個讓我心碎的畫面...

那個蓋個白布的屍體是...韋凱...

不是,這不是真的...

韋凱的媽媽很傷心的蹲在床邊哭泣,我走到她身邊問:

[伯母,韋凱怎麼了?這個人不是韋凱吧,對不對?]

[妳還好意思問!!妳自己看!]

邱媽媽丟給我一張報紙,報紙的左下方刊著:

[一輛自用小貨車撞上三個突然衝向馬路的行人,一死兩輕重傷...

死者/邱韋凱重傷/李亞靜輕傷/余曉馨...]

我不敢相信的瞪著報紙,眼淚不停的流...

[他們兩為了救妳,一個丟了性命,一個終生是植物人,妳所犯下的罪有多重啊!]

邱媽媽忿怒的對我吼道...

一個禮拜後,韋凱全家因傷心過度決定移民加拿大...

而亞靜...在那之後,我天天都去陪她,跟她說話,

即使我知道她不會給我任何的回應...

三個月後,亞靜父母因沒辦法接受女兒變成植物人的事實決定帶她移民美國,

讓她接受更完善的治療,希望能有讓她恢復的機會...

而我...我的傷復原之後我的額頭留下了一道很深的疤痕,

這或許是上天要讓我牢牢的記得我曾經所犯下的罪...

這是一個即使用性命交換也沒辦法補償的罪...

如果當初我對他們能多一點信任...那麼今天的悲劇是否就不會發生了...



你擁有清澈而堅定的雙眼,即使被所保護的人遺棄,

就如被神折斷翅膀的天使,仍然不會捨棄純真的自我。

痞子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